【月光兽】


--


                序章

  哈┅哈┅哈┅

  黑暗中,响起了急促的呼吸声。

  哒、哒、哒哒、哒┅慌乱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回响着。一位少女跑了起来,她的呼吸急促,从她多次频频回首的神情里,可以看出极度的恐惧。

  後面有人正在追她。她再次回头,脸上浮现出更加惊恐的神情,加快了脚步。仔细一听,可以听到有另一个脚步声。明确而冷静的脚声切切地追着逃跑的少女,而且正步步的逼近中。

  她一边回头注意後面一边踉踉跄跄地跑着。因为长时间的奔跑,而疲惫不堪,脚步开始变乱,双脚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

  这一瞬间,少女不知被什麽东西绊到了,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啊!的叫出声,为了要找到能支撑身体的东西,她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却一无所获。少女脚下踩了个空,没三两步便跌倒在地了。

  少女想要立刻站起身来,但这短短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後面追她的人赶上了。少女回头一看,脸部表神绝望地扭曲着。  
  
  男人粗大的手捉住了少女的肩头,少女被压倒在地。

  「不要!」

  少女痛苦地发出惨叫,短裙被撕开,黑暗中露出了雪白的大腿。男人的手粗暴地压住少女并扯下衬衫。粉红色的蕾丝胸罩露了出来,胸罩上的蕾丝花边因扭曲而卷起,在变形的罩杯边缘露出了淡粉红色的小樱桃。

  男生的手一把抓住尚未发育完全胸部,加以搓揉。少女的脸因这粗暴的爱抚而痛苦地扭曲。男生问也不问,粗暴地用手指捏住小小的乳尖用力的扭转。

  「好痛┅!」少女皱着眉头,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不要,不要!谁、谁来┅救我!」

  但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少女的喊叫,黑暗将少女和男人完全包围住,隔绝了外界所有的东西。

  少女一边痛苦地想避开男生身体的压迫,一边拼命的摇头。

  但,少女的力量还不及男生,他将少女的双脚用力拉开。手指从小小内裤上往下移,抚弄着几乎透明可见的秘处。

  「不要!不要!住手,求求你!住手!」

  少女发出了害怕的惨叫声并疯狂地摇着头,但是少女的反抗一点也没有用,男生轻而易举地就把她压倒了。可能觉得隔着布玩弄一点也不刺激,於是把手直接伸到了少女的内裤上。

  小小的内裤,一下子就被扯下来了!

  「不要┅!不要┅!住手┅!」少女悲痛的叫声没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           *

  「┅┅┅!」

  海濑雄太发出恐怖的叫声从床上跳了起来,环顾四周,寻找着少女的身影。
  可是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大片墙壁、书架、书桌、丢开的书包和脱下的学生服─这是自己熟悉的房间。

  尽管如此,雄太还是再次地环视了四周,慢慢地,雄太终於明白┅这是自己的房间,那里有什麽被恶汉强暴的少女。他慢慢地镇定了下来。

  是梦,我作梦了,刚刚所看到的情景只是一场梦境。现实上自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抖着身体,不停地喘息!

  反覆深呼吸的同时,心脏快速地跳动着,呼吸渐渐由急促慢慢恢复平静。
  「哈─!」

  雄太再次深深地吐了口气,用袖子擦掉额头上豆大的汗水。

  「只是一场梦!」

  像是想要再次确定似地,他喃喃地自言自语着~还好!只是一场梦。不是自己真的突然失去理性去攻击女孩子。

  精疲力尽的雄太,终於放下心来,缩着身体陷入了长长的思考。

  刚才真是令人讨厌的一场梦。因为恐惧、害怕而露出绝望神情的少女,和追着女孩的恶汉,冷酷的眼神、邪恶的笑容。雄太觉得这一切和自己有密切的关系。
  那个少女就要被人强奸了,不对!恐怕早已经被强奸了!这实在令人感到相当恐怖。

  真是令人讨厌的一场梦。

  雄太突然地抬起头!

  梦里的那个少女─那个被迫的少女是┅

  不就是麻美吗?

  是的!她就是麻美,她是雄太最近才认识,并开始交往的女朋友。

  其实,两人的关系还称不上恋人。

  雄太皱起了眉头,低声的喃喃自语。

  为什麽会梦见麻美在黑暗里被恶人袭击呢?难道是因为雄太内心深处有这样的渴望?

  或许是平常一直以理智压抑自己,才使得这长期被抑制住的欲望,以扭曲约梦境呈现出来。

  雄太嘟着嘴在床上沉思着。一看手表,马上就要六点了!好像是一从学校回来,觉得累便躺在床上想要休息一下,没想到就这样睡着了,一睡就睡到现在。
  今天爸妈都出去旅行,不在家,也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爸妈留了钱给他,雄太可以出去喜欢的餐厅吃饭,也可以在便利商店随便买个便当就好。把钱省下来当零用钱存起来。

  但,他想反正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吃好一点、偶而奢侈一下,也没有关系。那麽,要吃些什麽呢?

  想了半天还是没结果,在考虑着三明治、饭团、便当、泡面的同时,脑海里竟然出现了麻美那充满害怕的眼神、裸露出来的大腿、粉红色的花边胸罩、裸露出来的白 胸部┅思绪混乱,像在迷宫里打转一样,理不出个头绪。

  雄太渐渐开始沈不住气。

  雄太认为刚才的梦境可能并非完全是因为欲望而显现出来的。而是第六感预告,刚才的梦境是事实。

  雄太并没有超能力,或许是思念麻美的心情,使他能经由梦境而预知麻美即将遭遇的危险!

  雄太作了决定後,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丢在一旁的牛仔裤,唰!顺势将拉链拉上,穿好袜子,把钱包塞入屁股後面的口袋里。

  还是很担心麻美,总之,先确定麻美是不是平安无事再说。

  这件事还没确定之前,是没有心情吃晚饭的。

  一定没有事的,麻美破人强奸,这只不过是雄太自己的幻想罢了。

  是的,一定是如此。

  虽然明白为了让自己安心而跑到麻美家去瞧瞧,实在是件很无聊的事,但是他还是一边嘲笑自己一边准备往麻美家出发,顺路就去便利商店买晚餐吧!

  好,就这麽办!

  雄太很快地锁上门,跑到大马路上,往麻美家方向飞奔而去。

  快点!快点!快点┅

  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雄太脑海中催促着他。

  快啊!

  雄太的脚步越来越快,到後来几乎是使尽全力在奔跑。

  冰冷而偌大的一轮满月,皑皑地照耀着夜晚的街道。




              第一章 鼓动

  跑了一段路後,雄太便快喘不过气来了,侧腹部有如针刺般的痛着,再不快点,赶到麻美家时可能来不及了。

  雄太一边压着痛的地方,一边尽可能地加快速度,但速度还是慢了下来。雄太摇摇晃晃地跑着。

  麻美应该会平安无事吧!

  对於始终与女孩子无缘的雄太来讲,森下麻美是在高二时才交到的第一个女朋友。也不知道雄太到底有那点好,竟然是由班上堪称美女的麻美主动来向他告白。雄太当然是马上就答应交往了,因此他的朋友们认为雄太和麻美一定进展神速,常常以「你定她一定有怎样了吧?」等等一些有的没有的话来嘲笑他。

  但是他与麻美的关系绝非如同他们所想的那样。至少目前是还没有。虽然说麻美是单亲家庭,但她父亲相当地严格,尤其严禁麻美交男朋友。也就是说麻美是背着父亲与雄太交往,因此,根本没有肉体上的关系。连通爱的电话也没法打,假日时如果没有找个好藉口向父亲撒谎的话,就无法出来约会。他们两个就好像罗蜜欧与茱莉叶一样,是一对令人同情的情侣。

  像麻美这种家教严格的女孩,雄太邀她而爽快答应的情形也不多,所以现在他们俩人的交往只能算是单纯的男女朋友而已。

  虽然如此,终於在前些天,俩人开始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上周日,他们俩人约会,麻美跟以往一样费半天功夫找了一堆藉口,跟父亲撒谎,终於顺利得以外出。俩人到儿童乐园去玩,旋转咖啡杯、鬼屋、云霄飞车、游园车以及冰淇淋和纪念照片等等,他们过了美好的一天。理所当然的,雄太送麻美回家。因为麻美的家人并不知道雄太的事,所以他一次也没有送麻美到家门口过,往往都是送麻美回到附近的公园并在那里告别。

  那天,雄太略感遗憾地道声再见。

  「再见!」

  麻美点了点头,脸上有依依不舍的神情。

  「今天玩得很愉快。」

  雄太对着麻美的脸,而且是极近的距离,他一边拚命地压抑住想抱住麻美的冲动,一边点头。

  「其实,好想再多跟你在一起。但是,你必须回家了吧!」

  「是啊!真抱歉!」

  「没关系啦!又不是你的错┅」

  「谢谢你。」

  麻美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後抬头望着雄太。四目交接的一瞬间,麻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雄太轻触到麻美柔软的樱唇时,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麻美发觉到自己正被紧紧地抱住而感到紧张,全身的细胞好像触电般发抖,而这身体的微颤也传达给了雄太。

  虽然只是双唇极短暂的接触,但这KIss却已使得雄太和麻美的心跳加速。
  吻完,麻美红着双颊害羞地望着远处。

  「那┅明天学校见。」

  语毕,麻美便快速地逃离,往回家的方向飞奔而去。雄太目送她的离去,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为止。

  第二天在学校时,偶而碰到面时交会的目光里,有着隐藏不住的喜悦,雄太觉得与麻美共拥有一个小秘密而感到快乐。为此,他心中相当兴奋而且期待每天的到来。

  好不容易,终於有了接吻关系。

  雄太一面想要更进一步,另一方面因为麻美是这样一个保守的女孩而感到高兴。

  当然,雄太是个健康的高中生,所以对性相当好奇,平常除了会看看黄色刊物,偶而还会打打手枪。甚至从同学或朋友的哥哥那里借来色情影带,在半夜时一边偷看一边忙着右手的运动。

  但,他却对与麻美的关系,是否要再更进一步而感到犹豫。

  因为雄太他有一种怪病─可以说是类似性恶习吧!不知道到底是有什麽问题,但这毛病一直改不掉。

  老实说,雄太也不知道这毛病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发作时所作的一切行为,事後他全然没有任何记忆。

  他只知道自己对性会有异常的兴奋,并会引起人格突然分裂。雄太自己将这种情形命名为「冲动」。

  每当「冲动」时,雄太便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第一次有这样的变化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与一些坏朋友在偷窥女子更衣室时所发生的。

  现在想想,小女学生换衣服的情景,除非是有恋童癖好者,否则应该是不会感到兴奋。但,对於同年龄的小男生来讲,恐怕这就是非常刺激且猥亵的情景了。雄太只记得自己在偷看的时候猛吞着口水,之後意识便渐渐模糊。当他恢复知觉,已经是因为被教师痛殴,并且是被抓着头往墙壁上撞去,之後便昏了过去。

  後来他听朋友说,当时他突然发出野兽一样的叫声,猛然地闯入更衣室里,四处乱叫,并且一个接一个地攻击在场的女生,女孩子们的叫喊和反击对他都无效,简直是无法无天。教师们听到陆续的骚动便赶了过来,将雄太拉开,但雄太依然继续发狂,用头去撞老师的脸使得对方的鼻子大量出血。最後别的老师看不下去了,便用拳头扁他,捉着他的头用力撞墙,他才昏过去。整个事情的经过好像就是如此。

  但是,雄太他完全记不得。

  虽然记忆已经模糊,但他记得第一次梦遗就是在那一晚。

  之後,还发生了一次类似的情形。那是在他刚升上中学後不久,在朋友的家中偷看朋友哥哥所私藏的色情影带时,所发生的事情。由於内容没有任何的遮掩而且是真枪实弹的演出,所以全部人几乎都忘我地紧盯着电视萤幕,全场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放映到一半时,雄太突然感到强烈的头昏。

  在体内的某处,不知道有什麽东西,像要爆发出来,雄太感到期待又害怕的奇怪感觉。

  本能地他知道糟了,马上站了起来,一晃眼奔离了朋友的家。他没有时间向朋友说明这突如其来的冲动,他跑到街上拚命地跑来跑去。直到兴奋感渐渐被控制住,同时那种令人慌张感受也渐渐变弱为止。隔天到学校的时候,被朋友们嘲笑说∶「是因为冲动得受不了,鼻血快流出来,才逃跑的吧!」

  因为不能向朋友们解释自己如果兴奋过度,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所以才逃跑,因此他也就没有加以反驳。

  从此以後,雄太便时时注意,尽可能地不要接近那些会引起冲动的事物,不晓得是已经习惯了,还是自制力变强了,最近跟朋友们一起看色情之类的录影带时竟然也不会再有想要冲动的感觉,但还是仍得小心。他之所以会至今还未交女朋友,一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知道自己与女孩子相处时,有没有自信能压抑住自己的冲动。

  但是,麻美是自己跑来主动向雄太告白的。雄太的自制力还没强到能拒绝像麻美这样的美女。从一开始的一起放学到约会时偶而牵手,再到手拉着手一起走路,最後终於进展到了与麻美接吻的阶段。而自己也渐渐习惯於与麻美相处的方式,在与麻美接吻时,自己曾因害怕而感到头晕。事後他曾想如果再吻久一点,会不会又「冲动」起来,幸好没事。

  像这样慢慢循序渐进的话,最後在与麻美作爱时,一定也能控制得很好吧!
  既然都已交往到这程度,早晚都会有这一天!之前因为都没有对象,於是便想保有自己的童贞。交往後才发觉,麻美不仅是个美人,而且个性也很好,开朗又大方幽默又有趣,而且不会为了一点小事乱发脾气,是个理想的女朋友。万一被欲望冲昏了头而冲动起来的话,一定要避免对麻美做出什麽过份的事情来。

  因此麻美对性的晚熟,对雄太来说,在某些方面及某种意义上反而是一种救赎,今後要好好地培养两人的感情。

  雄太在离麻美家稍远的地方停下来。虽然未曾送麻美到过这儿,但他曾以地址和地图确定过她住的地方,也曾一个人偷偷地跑来观望麻美的家。她家是独栋式的高级建筑。

  麻美的房间在二楼,以前来的时候,只要看到房间的灯亮着,便知道麻美在家。

  但现在抬头看了看,麻美的房间并没有亮光,好像没有人在的样子,难道还没有回来?麻美今天要去补习,但补习班的课几小时就结束了,怎麽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该不会是发生了什麽事情吧!

  雄太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找不到麻美就糟了!

  但是,要去那里找呢?

  老实说,他自己也不知道。

    *           *           *

  晚上时人明显地变少,但是在早上时完全不会让人觉得害怕危险的地方┅,啊!是┅雄太想到了附近的公园。那也是前些天与麻美约会完回家时发生亲吻的地万。虽然说是公园,但在了望台及步道之间还有片森林,所以地方蛮大的,加上它是位於住宅区之中,所以一到晚上几乎没有半个人影。如果有坏人藏在那儿袭击麻美的话,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奇怪!

  公园的入口,正面对着路口,相当地明显,但森林和了望台那儿灯光就很少,即使是周末白天时,停车场也有一半以上是空的。麻美总是抄这捷径走这条路,今天应该也不会特别例外地绕道远行吧!

  雄太打算在公园里先绕绕看。他一边四处观望一边仔细留意着四周的变化,尽量把脚步放慢,走路时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好像听到了什麽,雄太停下了脚步,忙着四处观望。

  「啊┅啊┅」

  他听到了望台那边传来了轻微的声音。

  是麻美吗?该不会是被恶人强拉到那里吧┅

  他吞了口口水,故意不发出脚步声悄悄地往了望台前进。

  了望台那儿只有一盏街灯,发出朦胧的灯光。雄太发现在白天时用以了望街景的了望台前好像有什麽人影在晃动。他一边隐藏自己一边偷偷地靠近那里。

  「嗯┅」

  是女人的声音,他吓了一跳,心跳因而加快。

  雄太小心翼翼地往那儿靠了过去。

  碰!巾!体内有种莫明的鼓动。

  「啊┅!不要┅」

  在了望台里的是一对男女。男的正抱着手拉着栏杆的女孩,女孩的上衣被男生大胆地拉了上来,看似有弹性的白 胸部露了出来。男人的另一只手握着一边胸部。

  黑暗中虽然看不见男人的脸,但却清楚地看到了他被阳光晒成褐色健康的手腕上挂着金链子。他把手从下面穿了过去,韵律地抚弄着女孩子的胸部,同时也用手指很有技巧的挑逗着乳头。

  看来他很有经验,看样子他经常这样做,从他穿着亮丽的丝质衬衫看来,他一定是位泡妞高手。

  「嗯┅!啊┅!不行了┅!不行┅在这里做┅啊┅!」

  女孩拼命地忍耐,并用责备的口吻制止男孩,但是语尾却是那麽的轻柔,一点也听不出来她是真心的想拒绝。

  「啊┅嗯┅啊、啊┅」她皱着细眉摇着头。

  雄太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仔细一看,那女孩的下半身也露了出来,原本就很短的裙子被拉了上来,相对地小小的内裤被拉下来,男人的手指从後面穿过了女孩纤细的双腿,开始有意地抚弄着女孩子的那地方。

  「啊┅嗯┅不行了!这样┅不要┅」

  女孩的眼睛开始变得朦胧,好像失去了焦点一样。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可看出那男人的分身正从屁眼移向女孩的秘处。

  「你不是不要吗?」男人笑着说,到底是老手,声音听起来就是那麽淫荡。
  「你看,已经那麽湿了!你自己看,湿成这样了!」

  「可是┅在这里┅如果有人来的话┅」

  「那不是很好吗?到时候就给他看好了,这样一来不是更有快感吗?啊!你看,一直流出爱液来了,很兴奋了吧!」

  「啊┅嗯┅不、不是的┅我┅不┅行了,那里┅不行┅」

  「啊┅啊┅不行┅你好厉害┅不要┅」

  「这里吗?这里竟然这麽敏感啊!那这里呢?」

  女孩皱着眉摇着头。不对,她是全身都在摇动,特别是腰部附近,摇得更厉害了,好像可以看见男生在玩弄着自己的家伙。

  「啊┅不行了,我已经,不行了,站不直啦!」女孩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娇喘连连。

  「啊!不行了┅求求你!我┅已经,受不了,啊┅」

  「是啊,那┅就现在要进去了!这里┅」

  「不行┅不让人家发出声音是很辛苦的,带我去别的地方。感觉好舒服,我┅想要尽情地┅舒服得死去活来。」

  男人露出了笑容,他把女孩大腿上的内裤完全脱了下来。

  「啊┅不要,你要做什麽?我已经┅受不了啦┅」

  「这东西太麻烦了,反正等下还是要脱的,现在脱也是一样。」

  「不要,你好色!」

  女孩缩着身,但却没有拿回男人口袋里的内裤,她将背心拉下遮住胸部,看起来好像全裸着胸,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穿胸罩。

  男人搂着女孩的腰,而女孩也将身子靠了过去。男人的手绕了过去,不知在摸那里。

  雄太蹲在黑暗中全身僵硬,男人的皮鞋和女孩的高跟鞋很快地从旁边走过,好像他们根本没察觉雄太躲在那里。

  男人搂着的女孩,二个人的身影渐渐离开了展望台。

  碰┅

  碰碰┅碰碰┅碰┅

  体内响起了莫明的鼓动之声。

  这并不是自己的心跳声,他能清楚的确定这点,因为雄太的心脏正在心口里急速的跳动着。

  这是一种不知名的鼓动,不知是从那里,遥远的地方,明显的跳动着,规律的跳动着。

  (这到底是什麽?┅)令人厌恶的感觉。体内有某种东西像要分离开了的不安。

  雄太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之後便站了起来。

  他伸了伸刚才蹲太久了而感到酸痛的腰,突然瞬间感受到大腿间强烈压迫感并且本能地弯下身子。

  「啊!好痛┅」

  由於稍早极具刺激的情景,使得雄太大腿间的家伙觉醒了。

  而他一口气的伸直了腰,因此牛仔裤的拉链便一下子被拉平。他对这意料之外的伤害感到相当吃惊,雄太弯着腰用手压着大腿间,拚命地想减轻痛楚,於是姿势变得很奇怪。

  碰碰┅碰碰┅

  因为痛楚和反覆的深呼吸,渐渐让大腿间的亢奋迟缓下来。

  碰!

  痛楚终於减轻了,雄太松了口气,这次他小心将身子伸直,幸好已经没事了。
  雄太歪歪头,大腿间多少还是有点痛。

  刚刚感受到的强烈鼓动消失了。

  是什麽时候开始听不见那鼓动的呢?雄太思索着,但因大腿间仍隐隐作痛而作罢。

  但,那令人不安的鼓动总算消失了,雄太松了口气,再次作了个深呼吸。
  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必须得赶紧去找麻美才行。仔细一想,麻美她不可能晚上一个人跑到了望台这儿的,这地方是和男朋友两人一起来的地方,他们可以在这里说「真漂亮啊!」「对啊!」一边眺望夜景一边自然地拥抱。

  怎麽会跑到麻美根本不会来的地方来找她呢?算了,反正免费看到了意外的景致,所以也算是值回票价吧!

  不对啊!今天没有时间做这档子事。

  不过场景还真有点那个,虽然结局稍差强人意些。雄太想着想着离开了了望台,他回到公园入口,看看四周。

  「嗯┅麻美总是从这里开始走┅」

  要找麻美,还是要从她平常所走路线找起,麻美平常都是走人行步道穿过森林。虽然是人行步道但灯光却不多,不知道坏人会不会藏在那里。

  雄太边留意着周遭边走入了森林中。

  森林里比了望台更暗。由於街灯相距遥远,因此光线显得相当微弱,有时候连脚都陷入黑暗中。

  (这设计还真是有够烂的,国家建设的标准降低了。)雄太将找不着麻美的怨气都怪罪在市政府,边走边骂。

  ─啊!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的呼吸声。声音从树林後面传来,距离雄太只有数步之遥。

  可能有坏人藏在那里,雄太望了望四周,没有找到任何可充当武器的东西。他只能偷偷地靠近,趁那坏蛋不注意的时候从後面袭击来救麻美。

  雄太一边小心翼翼地走着,不踏树枝、不发出声音地走着,一边绕道来到靠近树林的对面。

  碰┅骚动又起来。

  在那里有一位女生,不对!女生的脚边还有另一个人影,是一个男人蹲在那里。

  女孩的迷你裙拉了上来,还将一条腿跨在男生的肩上,女孩的另一只脚边上白色的布扭曲成一团。

  那是内裤。

  碰┅碰┅碰碰!

  鼓动在脑门里完全地扩张爆发出来。雄太觉得全身变冷。

  女孩正压着自己的秘处,摇动腰枝,男人就蹲在私处前,发出了像在舔什麽东西的声音。

  「对,就是这里,不要太用力!哦┅」女孩娇喘着说。

  「要用舌头轻轻的舔,舔多一点┅再深一点┅啊!啊,对┅对┅就是这样┅」
  女孩清清喉咙,用舌头舔舔嘴唇,男人仰起了脸,不知他是太兴奋了还是因为压在女孩的私处前而感到痛苦,他抖动着肩、大口地喘气,看起来就是文弱型的男生,他轻轻地抚摸着女孩的大腿,一副快要流出口水的表情,爱抚着女孩。

  「可、可┅可以了吧,我可是已经忍不住了!」

  「啊!不行啦!」女孩发出冷冷的声音,注视着男人。

  「为什麽?不是已经这麽湿了!我受不了!让我进去吧!」

  「不、不行!」女孩一字一句清楚的说,并把男人一把推开。

  「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可没说要给你哦!光给你舔那个地方你就应该感到光荣了!」

  「什、什麽┅」

  男人瞪大了眼,女孩手叉着腰,冷冷的望了男人一眼。

  「我、就这样回去也没关系,就算我没有给你,你还是该感到荣幸了,想跟我做的男人很多,比你帅的,比你有技巧的,多得是,因为是你,所以才特别让你这样做┅」

  男人扭曲着脸,但尽管他的表情像是受到很大的伤害,他的视线仍盯着女孩的私处动也不动,他动了动喉头,咽了口口水。

  「你想怎麽办?如果好好侍奉我的话,说不定我会给你!」

  女孩脸上浮现出了冷笑,她将脚从男人的肩上移了下来,男人突然地抓住女孩的大腿。

  「我、我做。」

  「哦!是哦!好,那就快点!」

  女孩再次地将双腿张开,男生舔着女孩的私处,发出淫荡的声音,他一只手抚摸着女孩的大腿,另一手则摸着自己的家伙。

  喀!喀!

  发出金属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将皮带解开了的样于。

  「怎┅麽!你是把我的爱液当作饮料吗?可以,不能浪费!对!那里就是那里,好好地吸┅」

  碰碰!碰碰!碰!雄太的脑子里,再次响起莫明的鼓动。

  女孩再次地将男生的头压到大腿间并又摇起腰枝,而男人一边舔着女孩的私处,一边开始摩擦自己的家伙。

  雄太身子摇摇晃晃地後退。雄太觉得头很痛,在正中央的地方碰碰的鼓动着,压迫着血管。

  双腿间嘎吱、嘎吱地紧绷地,走起路来痛苦得很,腰自然曲弯了起来,一个不小心脚踩到了树枝而发出声音,声音不小,但那对男女只专注於自己的行为。因此,一点也没有察觉。雄太摇摇晃晃地往後退到了远处,听不到那男女淫荡声音的地方,他近似虚脱地离开那儿,并擦掉因痛苦而冒出的冷汗。

  现在又是怎麽一回事?

  雄太大口大口地喘气,他丧失了力气而不支倒地,哈!哈┅

  地喘气。

  他抬起头一望,一轮巨大的明月挂在天空中,从月亮倾泻而下银白色的光芒。
  头很晕,因为血液全往下半身集中,所以脑子呈贫血状态。

  雄太觉得月亮的光芒并没有照到了望台及人行步道,可能是被云遮住了吧!他就这样倒在地上意识模糊地想着。

  要赶紧找麻美才行。

  这句话突然浮现在近似麻木而变得迟钝的脑海里。

  封,要找麻美,必须┅必须确定麻美平安无事。

  他大口地喘着气,提起劲来,不能在这儿浪费时间,麻美可能正面临着危险。
  雄太站了起来,用手拨开茂盛的树枝,然後又当场楞住了。

  「啊┅啊、啊啊┅」

  一个女孩紧抓着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