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堂里的派对】


--


  灵堂里的派对(Funeral Home Party)

  类型:Accidental death, Necro(意外死亡,冰恋)
  原著:Tleg man

  翻译/ 整理:aconly2000

  原作者声明:本作品基于作者的想象,均属虚构,和现实中的其中人物,团体和事件无关。

  ——我的妻子克莱尔今年36岁,身材高挑,一头火红的长发十分性感迷人。她平时对于性的渴望似乎是没有止境的,虽然我在结婚15年之后对她仍然充满激情,但是她似乎并不满足于我一个人的能力。我认为自己作为一个性伴侣是合格的,她也同意;但是这不能阻止她的外遇。实际上,她曾经几次弃我而去,投向别人的怀抱,等玩腻了再回来求我原谅,而我每次都会原谅她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她在床上的功夫真是世间少有如果把这种技能和棒球做个比较,那她就是每轮比赛都能挥出全垒打的人现在你明白了吧?克莱尔喜欢喝酒和参加聚会,因此如果她没有「性」致的话,只要灌她几杯,就没有问题了。

  她在一家律师事物所工作,最近和那里的一位律师走得很近。因此在这个周末晚上她夜不归宿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奇怪。但是第二天早晨的一个电话却让我震惊了。电话是我在当地警察局的一位警官朋友打给我的,让我去一个木材加工厂去看一看。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我看到一群执法人员和急救医师围在一辆白色林肯轿车的四周,就在厂房的附近。

  几个警察过来想拦住我,我对他们喊道:「让我看看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们靠到了一边,我径直走到车门前,看到了里面的一切:我的妻子全身赤裸,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躺在汽车后座上,下面垫着枕头;她的两腿叉开,阴门处还残留着精液的痕迹。她的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人是她的事物所里一个年长的律师和她并排躺在一起,他的脸靠在她的胸部,一只手还按在她的乳房上。
  我被请到旁边一辆警车上休息。我感到有点虚脱,悲伤和愤怒的感情充塞了我的心头。想不到我的爱妻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还把这一幕让大家看得一清二楚。朋友在一边安慰着我。过了一会儿,法医结束了检查,对我说了说他的推测:他们在车中做爱的时候,一直开着发动机以保持车内的温度,当一群少年发现车子的时候,曾经试图打开车门把发动机关上,结果开门的人差一点晕倒。车内不知道哪个地方有裂缝,废气中的一氧化碳泄露到密不透风的车厢里,导致车中的二人中毒身亡。当然,这些推测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来证实。随后两个人的尸体从车子里抬了出来,法医让我确认女性死者是克莱尔,然后我的警察朋友开车陪我回了家。

  当天下午法医来到我家。他告诉我关于一氧化碳中毒的推断是正确的,因为这是意外死亡,就不需要解剖了。尸体可以直接送到殡仪馆去。但是由于另一位死者是在本社区德高望重的上层人士,处于对其妻子,儿女和孙子女的尊重,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于是直接告诉法医,将克莱尔的尸体送到魏雅特开的殡仪馆就可以了。

  那天晚上,殡仪馆长马克。魏雅特给我打了电话。在他向我表示慰问之后,我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我和马克打过几场高尔夫球,有点交情;而且我听说他经常对自己的女性「客户」动手动脚,自从离婚之后,他对克莱尔也有点意思,但是因为他的工作有点另类,克莱尔是不可能看上他的。我的另外一个哥们曾经和我说过,如果克莱尔不是和我结婚的话,他也会追她的。现在机会来了,既然克莱尔生前那么不检点,那么让她在死后多满足几个人也是无所谓的了。

  马克接受了我的「晚会」计划,也对我提出了他自己的一点建议。他先对克莱尔进行动脉注射防腐处理,盆腔的处理留在晚会之后进行。而且他会队她的口腔,阴部和肛门进行清理,使她在晚会上保持最佳状态。晚会的时间定在第二天的傍晚6 点开始,马克问我他可不可以邀请一位女性同好参加,她喜欢玩扮死游戏。我同意了。随后我又给我那位好朋友打了电话。让我高兴的是,他很愿意参加这个活动,享受一下克莱尔的尸体虽然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第二天傍晚5 点30分,我来到了殡仪馆,把为克莱尔准备的服装交给了马克。
然后我坐在大厅里,一直等到我的好朋友杰克到来。然后我们两个被马克领到房后的一间宽敞的密室,里面有两座当床用的宽背沙发,上面铺着白色的床单。我的爱妻正靠坐在其中一座沙发上,穿着我给她带来的性感红色睡衣和黑色半透明蕾丝花边长统袜,脚上穿的是她死去的时候所穿的那双高跟鞋。她的身后垫着两三个枕头,两腿叉开,透过睡衣,我可以看到她的阴户和葱郁的阴毛。天啊,她从来没有穿得这么性感,这么栩栩如生!

  在另外一张沙发上,坐着一位金发美女,她穿着白色睡衣,白色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她的姿势和克莱尔一样,显得尤为诱人。从她的两腿间看去,我能看到她的小树丛是金色的。但是和克莱尔不一样的是,当马克在她的肩头点了一下时,她竟然「复活」了。这时我才知道她是活人,马克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妮基。
  马克对我说,由于我是今天「贵宾」的丈夫,所以我应该先和她做。于是我和克莱尔并排坐在一起,吻了吻她冰冷的嘴唇,然后开始拨弄她的乳头。在另一边,杰克坐在妮基身边,开始舔她的阴部;而马克则解开裤子,把阳具伸到她的面前。妮基含着马克的那里,开始有节奏地吮吸。

  我弓下身去,把头埋在克莱尔两腿之间,也开始舔她的私处。而杰克和马克则在一边分别在妮基的上下两面夹击。我将克莱尔阴冷的阴部彻底润滑之后,开始把自己的器官伸了进去。几经刺探之后,我触到了她的底部,然后就开始有节奏地一起一伏,在她身上摇了起来。

  旁边的杰克和妮基同时达到了高潮,一起兴奋地喘息起来。杰克的精液射进了妮基的身体。我低头看了看克莱尔美丽的脸庞,马克给她做的发型和化妆真是天衣无缝。我用手拨开她的眼睑,她的失神的眼睛茫然地看着我。我又亲了亲她的樱桃红色的小嘴,虽然是冰冷的,我却达到了兴奋的顶点。我加快了进出的节奏,她的乳房随着我的节奏来回颤动,每一次我抽回来的时候,她的蜜穴似乎都在紧紧地卡住我,不让我那么快就出来。可我最终还是把持不住,向里一扎,把自己的爱液全部射向了她的深处。我把阳物收了回来那上面还有精液在往外冒然后掰开她的嘴,插进里面,又连行了数次,才决定让克莱尔也尝尝其他两位朋友的滋味。我靠到一边,马克换了上去,把他的阴茎插进克莱尔的嘴里,使劲往下捅去,我甚至看到克莱尔的喉咙随着他的节奏一上一下地颤抖着。

  旁边的杰克已经完事,现在轮到我和妮基来一次了。我坐到她身边,她却把我拉了过去,我顺势将阳具伸进了她的爱穴。我们两个很快就开始和谐地共振。这时候马克已经在克凯尔口中爆了浆,该让杰克上了。杰克仔细打量了一下,决定这次从一个没有用过的入口进去。他把一个枕头垫在克莱尔的身下,这样她的美臀就显露在众人面前。他用中指试了几下,然后掰开两臀,舔了舔她的肛门,然后就突入了进去。他从后面抱住克莱尔,不停地挤捏她的胸部,下身则一伸一缩地抽动着。与此同时,我的精液也射进了妮基的身体,她在兴奋过后,就把头歪在一边,脸上含笑,仿佛永远睡着了一样。杰克一直在克莱尔的后庭晃动,直到精液全部射出为止。

  我们的晚会一直持续到深夜,每个人都做了好几次。现在该收场了。马克把妮基抱了起来,她的头向后仰着,仍然保持着「死亡」的状态。马克把她抱到隔壁房间,将她放在一具银色棺材之中。他告诉我说,妮基每次都喜欢这样告别大家。从房间回来之后,我们三个一起端详着我的美丽而生前放荡不羁的妻子。她的脸上,身上都是精液,有的已经干掉,有的还在滴下来:通过这次聚会,我已经摆脱了愤怒糟糕的心情,克莱尔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我在她的身上发泄得十分过瘾,我的两个朋友也是一样。马克将尸体擦洗干净,放回到冷柜里。我回家洗了个澡,就睡着了。

  第二天傍晚6 点半钟,我又来到殡仪馆,为克莱尔准备告别仪式。现在别人还没有来,马克带我走进了灵堂。克莱尔在银色棺材里安详地睡着,她上身穿了件低胸V 字领的薄毛衣,没有戴胸罩,乳头和乳晕若隐若现;她的腿上穿的是她最喜爱的红色高跟鞋和黑色尼龙丝袜,以及一件迷你裙,半截大腿露在外面,显得越发性感迷人。马克看看四下没有别人,就掀开克莱尔的裙子,揭开红色花边内裤,向我展示他的杰作。按照我的要求,克莱尔的阴部没有用普通的塞子堵住,而是插进了一个电动按摩棒。马克把开关打在「low 」的震动强度上,现在那里还在震个不停。然后他把一切恢复到原状,不久参加告别仪式的人就陆续到来了。令我哑然失笑的是,许多老老少少的来客看到我妻子的遗体,他们的下身都有了反应,虽然他们尽力掩饰他们之中许多人如果有机会的话,难道只会在一旁看看吗?我在想。不过在这么一具香艳的尸体跟前,就算他们动了什么念头,也不应该单单责怪他们吧。

  后来一天的葬礼显得有些凄凉,我第一次为克莱尔的离去掉了几滴眼泪。她的灵柩埋葬在教会墓地里,而那个按摩棒却还在她的阴道里震动着。我不知道电池的电什么时候会放完,如果只是打在「low 」的位置上。

  尾声:克莱尔下葬已经六个月了,现在我仍然有些想念她,也许会一直怀念下去。但是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在后来的几次「晚会」中,妮基把她的一个「冰友」介绍给我,她叫雅克琳,是一个高个头,皮肤黑黑的女孩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