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珠奇缘】


--

               魔珠奇缘



字数:五万七千字

  抱着二姐柔软的身子,我却不能像往常那样自然。蛰伏十二年了啊!今天终于苏醒过来了。今生我不但拥有了俊美脸孔,超强化完美身躯和异常强大的精神力,还学会了一些法术。

  「还取名郝仁呢……真是名不符实。」想起童年时做过的几件邪恶事情,我哑然失笑……

  此时靠在我怀里看书的二姐忽然扭动了几下身子。我从脑海里找到了她的资料:郝莹,今年15岁,身高165cm,43公斤;容貌,身材属于骨感型,是学校里所有男同学心目中的女神。我邪邪一笑,一把抱起她,扔到了床上。
  「你干什么嘛。」小莹瞪我一眼娇瞋道。

  「今天,我要了你好吗?」我扑在她身上,咬着她的耳朵柔声问。

  「弟,你怎么说这种话?」小莹张着可爱的小嘴吃惊地说,「嗯,难道想捉弄我。」眼球骨碌地转了几圈,然后妩媚地瞟着我:「你敢要我就给你罗。」这小妖精做出如此诱人姿态,我那还跟她客气,嘴往下一压吻住了她的唇,一边吮吸那香甜的津液和柔软的舌头,一边在她的阴户。乳房上用力揉捏……我搞得热火朝天,开始解她的上衣扣子。

  「你干什么?」小莹按住我的手,心想自己都让这弟弟又摸又吻了,怎么这么贪心还想脱衣服。

  「脱衣服啊。」我理所当然地说。

  「什么嘛,脱衣服我可不玩的!」小莹嘟着小嘴,觉得真脱衣服就太过火了。

  「今天可不是玩玩而已。」感情她还以为我在开玩笑。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是亲姐弟啊!」小莹捂着张大的嘴,惊诧地望着我。

  「为什么不可以?」我心想这可由不得你了。

  「平时要摸要吻我随你,但我们是亲姐弟,过了最后那道界线就是乱伦啊!我们不可以的……」小莹不敢相信一向乖巧的我会做这种事,激动得身体都微微颤抖,说着竟簌簌地流下泪来。

  「不错,乱伦是要受到惩罚的……」我看着她流泪的样子淫欲更盛了。
  「弟弟,你能够理解,我真的很高兴,我也是很爱你的,下辈子我一定做你的妻子好吗?」小莹破涕为笑,说着说着还羞涩地垂下了头。

  「好,我下辈子也不找你乱伦了。」我眼睛冒火,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了。
  「啊,什么意思啊弟弟?」她还未转过弯来,抬起头迷茫地看着我。

  「你还不明白吗?你撩起了我的欲火,还拒绝和我的性交,我现在就要惩罚你!」我再也忍不住,『嘶』地扯烂了她的衣服。

  小莹就像一切惊惶失措的女人那样激烈地挣扎,呼喊着不要。不要……却不知这更让我兴奋。

  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她的右脚绑在了床的左下方,接着把她的双手分别绑在左上方和右上方,绑好后我满意地看着她。

  「弟,你干什么?别跟我开玩笑,快放开我。」小莹很是慌张,使劲地挣扎,心里却有些好奇:「就算要做爱,也不需要绑起来的啊,难道是sm?」「要惩罚你啊,因为你乱伦。」我逗着她说。

  「我才没有呢,你快放开我,我生气啦。」小莹瞪大眼睛,努力做出愤怒的样子。

  可惜脸上还挂着泪,根本不能让我害怕……

  「你敢威胁我,看我怎么惩罚你。」我捏着她的乳头用力往外拉。

  「别……别这样,这样好痛啊。」小莹只好求饶了,心想自己恐怕真的要被奸淫了。

  「哦,你不喜欢这样吗?那我换个方法,会让你满意的。」我淫笑着。我坐在了小莹的腰上,用掐住她的下巴,硬把她那条白色小内裤塞入了她的嘴。
  小莹品尝到自己下身那咸咸的味道,感到恶心,抽噎着又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我按着想象中的形状,把她的左腿绑在右上方,拉直,使左腿压住乳房并贴着她的脸。

  很快小莹的身体就成了我想要的怪异形状:双腿被拉成了一条直线,在矩形的床上,这条直线型的双腿就是它的对角线;而她的上半身则偏向右边,双手也被拉直,使整个身体又像一个歪十字架。

  「这就是惩罚自己的方法吗?羞辱地咬着自己的内裤,身体还被摆成令人难受的姿势,使阴部和后庭如此淫荡地暴露出来。」小莹觉得这些非常难堪,但转念又想:「如果那些暗恋自己的男生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不知会怎样呢?」心中忽然产生某种莫明的快意,羞得闭上了双眼,不敢直视弟弟那炽热的目光。
  摆弄好一切,我毫无顾忌地欣赏她的裸体。她哪张吹弹可破的绯红俏脸上还残留着泪痕,颦眉闭眼,嘴里还塞着内裤,样子确是楚楚可怜。她的右乳敖然挺立,像个倒扣的白玉碗,还放上了一颗红樱桃,十分地可爱诱人;但左乳却被大腿压着,扁得像一张肥厚的饼,在大腿边上还挤了一圈出来。

  往下是她被拉扯扭曲的小腹,本来平坦滑腻的左小腹形成了几个肉折子,而右边却刚好相反,被拉伸到最大限度。

  最后那才是最精彩的地方:在稍稍隆起的阴阜上稀疏分布着柔软卷曲的黑亮阴毛;她的大阴唇仍是嫩白色的,却比不上玉腿那种晶莹剔透的雪白,因为两条玉腿被拉成直线,大阴唇也张开了,让人可以肆意探索里面的密处,里面的阴蒂和小阴唇都是粉红色的,娇嫩得滴水,在这娇嫩粉红之间镶嵌着那片岌岌可危的半透明小膜,那里面封藏着令人销魂的琼脂金液。

  当观察到另一个销魂所在时,你会赞叹这玉体竟是如此之鲜嫩,连后庭菊门也是那么粉红娇嫩的呢。我拿出sm专用的短鞭,这种鞭用特殊材料制成,打起来声音很大,但不会很痛,而且只会留下一条淡红的鞭痕,伤不到身体。我先在她的大腿鞭打。

  小莹吃痛地张开双眼,看见了我手中挥动的鞭子,「弟弟竟然拿鞭子打我,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对我。」想到今天受到的屈辱,不禁又留下泪来,使劲地摇头。我却越打越过瘾,一连打了几十鞭……

  不久小莹有些适应鞭打的痛感了,被鞭打乳房时,竟产生了一种火辣辣的快感,使全身泛起潮红,阴户也开始湿润了……

  「二姐,你看你多淫荡啊,阴户竟然流水了。」我淫笑着掏了她阴户一把,将沾满淫水的手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小莹感到非常难堪,却控制不住淫水的流泻,反而越流越多了……

  将手上的淫水涂抹到她脸上,我又扬起了鞭子对着她的阴部和后庭进行鞭打,因为双腿被拉直的关系,她的阴部和菊洞高高拱起,这方便了我对它们进行惩罚,很快就被我打得又红又肿了。

  小莹此时已经不觉疼痛,反而觉得被鞭打的地方又酥又麻地非常舒服,没被鞭打的地方却骚痒难受……她觉得自己真是犯贱,竟然喜欢被鞭打?暗暗告诫自己摒弃这种变态想法……

  只是身体却完全背叛了她的意识,阴精源源不断地从处女膜的小孔涌泻出来,不知不觉中迎来了她人生第一次高潮……

  我一口含住她的阴户,吞了几口淫液,觉得咸咸的,骚骚的,并不十分难喝,又含了一口在嘴里,取出小莹口中的内裤,向她嘴里渡去,她已经意识模糊了,感到有液体在嘴里,还主动地吞咽下去……

  我见前戏已做足,就脱光衣服压在她身上,把龟头抵住她的处女膜,猛地一戳下去……

  「呃啊……好痛啊……呜呜呜……我不要玩啦……呜呜呜……」破处的痛楚使小莹清醒了几分,呼喊中泪水迅速溢满她的双眼,汇成颗颗珍珠般的泪水滴落下来。

  我爱怜地吻住她的唇,把舌头伸过去和她交缠,阴茎也停止了动作……
  过了不久,小莹也不觉那么疼了,阴穴反而骚痒难受。她轻吐出我的舌头羞涩地说:「弟,我不疼了,你可以动一动。」

  「嗯。」我应了一声,开始缓缓抽动,并逐渐加快速度。我的双手也不闲着,一手用力揉捏她坚挺的右乳,还不时用大拇指的指甲轻刮她的乳头;另一手则在她压住左乳的大腿上移动,感觉异常滑腻而有弹性。我的舌头继续侵占她的红唇,使她无法淫叫出来,只能抗议似的轻哼……

  这轻声的呻吟就像军鼓,催促着我快速大力地捣她的穴,致捣得她淫水四溅,很快迎来了人生第二个高潮,我也同时射出了精液。

  这时,我的阴茎忽然不受控制地自行吸收她阴穴内混合了淫水精液处女血的液体,它们进入我体内,一直流向那颗珠子,沾上液体的珠子开始发热,能量疯狂的涌进我的经脉,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