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胎虫】作者:不详


--

                娇胎虫


字数:3431字

  黑暗的房间中隐隐约约有两条人影。一个陷在椅中一动不动,偶尔发出几阵沉闷的哼声。另一个则站在椅前冷笑,是女人的声音。

  「妳现在的样子真可爱,索菲蒂亚(Sophitia)。妳说要拯救我的灵魂……呵,妳还是想想怎?救妳自己吧……」

  女人一边笑着一边把屋里的蜡烛逐一点亮,光线渐渐明亮起来。房间的最中央是一把木椅,唤做索菲蒂亚的女孩就坐在这把椅子上,或者说,她被牢牢地固定在椅子上。衣物全被剥光,屁股、胸部以及私处都彻底暴露在空气中。手脚被绑在椅子的两侧,丝毫动弹不得。身为阿西娜的女战士,索菲蒂亚宁愿咬舌自尽也不愿自己的身体如此屈辱地暴露在他人面前。但厚厚的布团被塞在她的嘴里并在脑后打结,她连自杀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我不需要什?拯救……谁也不能阻止我……」

  房间里的蜡烛全被点亮了,女人又重新回到了索菲蒂亚面前。烛光中,两人的身体呈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美。索菲蒂亚的胸部不算大但是形态优美,臀部浑圆结实,散发着青春少女的气息。而另外一位女性胸臀丰满,身穿紫色紧身皮衣,再加上高挑的身材,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女王的气质。

  「现在,我来教教妳,身体的快乐……」

  女人掏出一只小药瓶,并俯身将自己的双唇贴在索菲蒂亚的唇上,以接吻的方式把药水送入索菲蒂亚的口中。索菲蒂亚虽极力抗拒,但是动弹不得。药水混着津液浸透了布团,侵入索菲蒂亚的喉中。索菲蒂亚双颊变得绯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这是让妳等会儿更舒服的药,看来已经开始生效了呢。」

  「艾……艾……薇……」索菲蒂亚费力地发出几阵模糊不清的声音。

  那个被称做艾薇(Ivy)的女子,微笑着解开自己的衣服。被铜扣结合在一起的紧身皮衣一件一件地掉落在地上,烛光中摇晃着的躯体发散着魔法般的魅力,就连索菲蒂亚的视线也被那妖艳的肉体所吸引。

  「唉呀,难道妳对同性的身体也有兴趣吗,抑或,因为不知道我要做什?而感到不安呢?」

  发现索菲蒂亚正在看着自己的艾薇停下动作,身上只剩下一条丁字皮裤。
  「呵呵,仔细看好了。它将把妳从无聊的信仰中拯救出来,它才是妳的救世主。」

  艾薇将包裹着自己的私处的皮裤缓缓褪下,一道道晶亮的丝线粘结在私处与皮革之间。

  噗吱……噗吱……噗吱……

  艾薇的秘穴被缓缓地撑开,一条蛇一样柔软光滑的物体从阴道里钻了出来,停在索菲蒂亚眼前。

  「唔……唔……」索菲蒂亚因为惊讶和恐惧而挣扎着。

  「有趣吗,这是东洋的神秘忍术的结晶……」

  艾薇妖魅地笑了……

     ***    ***    ***    ***

  一个月前。

  「还不肯说吗,关于邪剑的事。」

  阴森的拷问室中站着一名身着红色紧身衣的女子,薄薄的红布紧密地勾勒出她身体的每一寸曲线。她的面前是仰躺在拷问台上的艾薇。艾薇的四肢被锁在拷问台的两端,皮肤上是一道道鞭痕。乳头、阴核和舌尖都被铁环刺穿,铁环上系着细细的绳子,一直连向天花板上的四部滑轮。滑轮的另一端都吊着3公斤重的铁球,把乳头、阴核等拉得长长的。饱受凌虐的身体布满了湿密的汗水,但似乎更加妖艳。

  「哼……」艾薇辛苦地从鼻腔发出一声冷笑,算是对红衣女子的回答。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使用这个了……」

  红衣女子的紧身衣渐渐隆起,一个物体慢慢地蠕动着,从袖口处钻了出来。
  「多伎(TAKI)……妳倒有不少……有趣的小……玩意……」,艾薇费力的牵动舌头讽刺道。

  「阁下能忍耐至今的确令人惊讶,但是这个娇胎虫一定会让阁下开口的。」
  说完,名叫多伎的女忍者就将这只长约20CM的奇怪生物放在了艾薇的腹部上。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娇胎虫向艾薇的私处滑去,嗤溜一声,一下就钻进了艾薇的秘穴。

  「这种虫子会利用人类的子宫繁殖,请阁下好自为之。」

  不过艾薇已经听不清多伎的声音了,娇胎虫正在她的体内激烈地扭动,艾薇全身都在颤动。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求饶。

  「哼,阁下很快就会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放弃了。」

  多伎转身离开了拷问室。重新关上的铁门遮断了走廊传来的光线,幽暗的拷问室中只剩下艾薇在徒劳地挣扎着……

     ***    ***    ***    ***

  (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怎?样了,应该会招供了吧。)

  娇胎虫已经被放入艾薇体内一天一夜了,普通人的话,早就因为虫身分泌的媚药而发狂了。但是,艾薇若是变成了失去理智的废人,就无法从她口中得到情报了,所以多伎决定去看看她现在的状况。

  吱……

  拷问室的门开了,多伎站在门口向内窥视。中央的拷问台上,艾薇依然在苦恼地扭动着。

  (还在忍耐吗?)

  多伎走到了艾薇身旁,艾薇的腹部微微隆起,娇胎虫在她的体内粗暴地蠕动着。

  「了不起,就算我也未必能忍耐这?长时间。」

  还未说完,多伎就发现了一丝异状,本应拉扯着艾薇乳头、阴核等处的绳子竟都断落在了地上。

  (因为动作太激烈,所以把绳子扯断了?)

  就在多伎思索时,本应沉浸在苦闷的地狱之中的艾薇突然笑了,

  「谢谢妳的称赞,我也准备了一份回礼给妳……」话音未落,无数条虫子就从天花板上落下。

  「什,什?!」

  多伎猛地向后跃出,但虫子的数量超出她的想象。数十条虫子从四面八方扑向多伎,转瞬间,她的身体就被虫子缠绕住了。

  「妳没想到会这样吧。」

  艾薇从拷问台上慢慢坐起,痛苦的表情和快乐的表情在她的脸上交错出现。
  「惊讶吗,这些可爱的宝宝全部是我的孩子,只听我发号施令。」

  艾薇边说边辛苦地揉动腹部,大滴大滴的汗珠从皮肤渗出,她的面庞因为剧烈的快乐和痛苦而扭曲。

  「出来了……出来了!!!啊……哈……哈……好爽……快!!!快!!!」
  噗吱溜……吱溜……噗嗤溜……

  无数条粘答答的虫子从艾薇的密穴喷射而出,被撑开到极限的密穴激烈地喷洒着淫液。同时艾薇的双手也疯狂地揉搓着自己的肉芽和菊门,激烈的动作如同鬼魅一般。

  「疯了……妳完全疯了。」

  「呵呵,妳说我疯了?妳错了,这种难以形容的快乐超乎妳的想象。不过,不用急,妳马上也能亲身体验了……」

  就像能听懂艾薇的话一般,所有的虫子一齐向多伎的股间袭去……

     ***    ***    ***    ***

  「啊……啊……去了……」

  「对……就是……这种表情……我也……啊……去……去了……」

  两具雪白的躯体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丰满的胸部相互压迫着,下身湿答答的一片狼籍。沾满露珠的草丛间,隐约可见有东西在蠕动着。

  「呵呵,索菲蒂亚,刚才的表情好淫荡啊,一点都不像原来那个英姿飒爽的妳哦。呵呵,再让妳体验一种新的感觉……」

  埋藏在两人股间的那个物体慢慢滑出了索菲蒂亚的蜜穴,如海参一般的躯体缓缓蠕动着,正是多伎的娇胎虫。艾薇的手指探向索菲蒂亚的菊门,如同感应到主人的动作一般,娇胎虫也努力地朝索菲蒂亚的肛门拱去。

  「啊……啊……那里……」

  「唔,果然还没使用过……放心……娇胎虫可以随意改变外形和粗细……放松一点……」

  如同艾薇所言,原本粗壮的娇胎虫果然变得又长又细,一下就拱进了索菲蒂亚的小菊花之中。

  「唔……好奇怪的感觉……」随着娇胎虫的一进一出,索菲蒂亚吐出微微的叹息。娇胎虫的身躯一边抽插一边渐渐涨大,索菲蒂亚的小菊花也被撑开了一圈。
  索菲蒂亚紧紧地抱住艾薇,如潮水般涌来的快感使她连呼吸都顾不上了。
  「呵呵,让妳再爽一点。」艾薇话音未落,娇胎虫便又暴涨了一圈。索菲蒂亚的小菊花大大地张开,吞吐着娇胎虫粗壮的身体。然后,随着一声如歌似泣的娇吟,索菲蒂亚浑身颤动,一股淫汁从蜜穴喷射而出。失去意识的索菲蒂亚满足地倒在了艾薇怀中。

  「呵呵,真是敏感的身体啊。现在,带妳去见见未来的同伴吧。」

  抱着失神的索菲蒂亚,艾薇一步步迈向屋子的深处……

     ***    ***    ***    ***

  寂静的地下室中,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从黑暗中传来。声音的主人或许已不能再称做人类,一对硕大无比的乳房支撑着整个上半身,肥大的乳头正一波一波地喷射着白浊的液体,并不时有幼虫撑开乳头钻入其间。地面上是一滩滩的淫液,数条成虫在她的股间进出。她的眼神中已没有一丝理智的光芒,全身只因为肉体的欢愉而微微震动。

  「我们到了……」怀抱着索菲蒂亚的艾薇步入石室。看了一眼在黑暗中兀自颤动的肉体后,艾薇在索菲蒂亚的耳边轻语道:

  「多伎很快乐呢……我们也加入她……一起堕落吧……」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