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盒录像带】作者:不详


--

               一盒录像带


字数:0.9万

  一张小磁带,一台数码录像机,被放在桌面上。

  一个女孩伸出那羊脂般地手,把磁带放入录像机里……

  录像机传来一个男生低沉的声音:「嘿,刚刚从朋友那里得来台录像机。等会老姐洗澡,就开始偷拍。(『啪咔』打开通风口屏障的声音)现在我就把它放在通风口上。瞧!那通风口那么隐秘,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来上面放了录像机……」录音还带着点杂音。

  听到这段录音,在看着片子的女孩笑了,喃喃道:「有点像回到了一天前……」

  (以下不是录像机中的片子里的内容)

  那男生声音的主人叫王祥林,年纪不大,还在读书。表面上和别的普通学生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有一个秘密。也不妨先说说这个秘密。

  记得童年时,看到一本《老夫子》(较旧的袖珍版漫画第五卷),里面有一集:老夫子是间谍,被人发现了,敌人正准备去他的住宅楼抓他,他伪装成一个美丽的洋妞,混了过去……

  短短的六格(漫画),给他不谙世事的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悄悄地改变他的一生。

  小林有个亲姐姐,王祥茜,比他大上四岁。他很喜欢姐姐,因为对于有那种秘密的人,有个姐姐几乎可说是无比幸运的。(无视计划生育中)

  在他十岁那年的一个晚上,老姐去了朋友家过夜,父母也早早休息了。
  他一个人呆呆地躺在床上数绵羊,却一直都睡不着。

  无聊之际,他悄悄步入姐的房间。

  那时那刻,那出漫画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使他哆手跺脚地翻开了姐姐的衣橱。

  衣橱中散发出只有女孩子才有的花香,融化在空气之中,使他的根部莫名地充血。

  尽管知道,不问自取是件不礼貌的事情,他还是忍不住偷偷拿出姐姐的衣服,双手也因为紧张而颤抖。解开身上的衣服,把她裙装套在身上,跑到镜子前欣赏起来。

  聪明的读者,并不需要我过多的解释,应该也知道他的秘密了吧。是的,他就是一个有着这样一种喜好的一个人。

  自然这样的事情既然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也就有第三次……姐姐也有所觉,不过对于这个弟弟,她也只是睁一眼,闭一只眼,纵着他。

  六年又如白驹过隙般过去了,他没少下功夫。首先,他从网上知道,他的嗜好的专业名称,还看过许多相关的文章,也学会更多的技巧。

  同年的一个夜晚,老姐居然意外失踪了:快到午夜,人没回来,电话也没个。父母都十分着急,双双出去到每一个她可能会去的地方找她,大本营里只留下他一个人。

  他把大门锁好,再三检查了几次,拿着子机电话,再一次溜进姐姐的房间。从姐姐的卫生巾中取出一片,打开姐姐的「花」抽屉,从「花丛」中取出一条白色带花纹的小裤裤。

  一边脱光全身的衣服,一边按捺住兴奋的心情,尽量想一些与嗜好不相干的事情,当「小鸟」一低头的时候,马上用卫生巾压住它,把它向后托,在匆匆穿上还带着姐姐身上香味的内裤,紧紧地提到不能再提的地方。又从同一个抽屉拿到一个乳白色前扣式的胸罩,相当享受地穿在身上,在胸前固定好,塞入一对香罗袜,形成了一个坚挺的「乳房」。穿上女性内衣的他能感觉到血似乎都在向脑子涌去,变得浑浑噩噩的。(脑子进水了……)

  刚想把牛仔短裙提到臀部的时候,「玲玲……」电话响了。真扫兴,小林不禁想到,无奈地接了电话,「喂?」

  「林林?」是母亲的声音。

  「嗯!」

  「姐姐找到了,不久,我们就到家,帮忙开门。」

  「哦。」他答道。

  当时,他有点郁闷,刚到兴头就给截下来。在收线的那一刻,「灵机一动」,不如把现在穿着的内衣放到自己的房间,明天在想办法还回去,也未必会给姐姐发现。

  有些事情心念一动,就很难停下手脚……

  又过了一年,姐姐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她人长得越来越漂亮了,那本受青春痘凌辱的脸孔,变得妩媚,那双不大的眼睛却充满了吸引力,皮肤变得白皙光滑;她的品味也变了,变得性感时尚;(对王祥林来说最郁闷)她还喜欢上锁门。

  自从姐姐喜欢锁门后,小林又恢复到没有女装的日子,眼中的世界也变得无聊和空虚,脑子成了装「新六艺」的书包:语、数、英、物、化、政。日子一长,实在让他受不了,所以从朋友那里借来了那台数码录像机……

  (回到那录像带)

  片子一直照的是空冲凉房。过了很久,终于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噢,不,也许应该是一个成熟的女孩,她带着一些衣物和一瓶洗发水、沐浴液走入了冲凉房。女孩的眼睛不大,但很有神,嘴角微微上翘,带着点这个年纪不该会有的稚气。

  依稀间,不知为什么她带的那瓶洗发水、沐浴液给人一种邪气的感觉,更不明白的是,尽管冲凉房架子上摆满了沐浴液、洗发水,她还另带,难道她有特殊的洁癖,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女孩的年龄不过贰拾来岁,但她的眼神是多么火辣,有挑逗力。穿着一件白色的露肩长袖衫,颈上还带着一个倒十字项链,下身一条牛仔热裤,散发着夏日的青春气息。热裤下的双腿很漂亮,即使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都未必有这么美的一双腿。腿上的肌肉的结实与脂肪的柔美深深地揉合在一起,就像是上天为追求完美才故意雕刻的一样。

  不错,她就是他的姐姐,王祥茜。

  王祥茜十指纤纤,柔若无骨,就像兰花,在片子中真是一大亮点。

  也就是这些「小精灵们」为这位美女,宽衣解带。顷刻,王祥茜脱得只剩内衣了,那是纯白色的一套。

  十个指头,继续张罗着。悄然,那头乌黑秀丽的长发也遮不住一个相当完美的女性膧体如AV般的赤裸裸地展现在摄像头之下。她硕大的胸挺得直直的,雪白的腰是细得诱人,小腹很平坦得只有柔嫩的肌肉,令人最难以移目的是她的长腿,很坚固地竖立着,足以激起每个男人情欲。

  「哗啦哗啦」花洒开启了,浇灌着这朵傲人的鲜花。

  不是很清晰地听到,王祥茜的自语:「唉,多年了都改不了自言自语的坏习惯!」

  如果,王祥林在附近看这片子的话,他或许会笑,因为他印象中的姐姐是没有这个习惯的。

  「嗯,今天要好好洗洗身,夏天真难受。」她打开放在旁边的自带沐浴液,滴出几滴,关上花洒,和好了一手的泡泡,涂满了整个脖子。

  停下来过了大概三五分钟,她再次打开花洒,让水冲打在她的身上。被和开的沐浴液似乎和水产生了某种化学的反应,泡泡越来越多,弄花了镜头。最后,水把泡泡压下来,隐隐约约地看到她的背部居然出现了一条裂缝,出现在颈椎的地方。开始只有一张签字笔大小,慢慢延长,直到裂到了臀部才停止。

  同时,她的身体开始膨胀,变得宽大肥胖,本是纤秀的手指变得肿大并伸向裂缝。像脱衣服似的,一双手把那层皮下的另一个人扯了出来。因泡沫的关系,镜头已经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但随着「它」脱皮而出,能分辨出那是一个男人。
  男人少说也有四十了,大腹便便的,远远看去就像街上一事无成的酒鬼,令人很难想象,刚刚还是俏丽可人的女孩现在居然变成了如此颓废的男人。(果然人不可貌相,如果喜欢上这披着女孩皮的中年酒鬼,看怕也要折几年寿。不过,折寿的总年数加起来也许会上万……)

  他把那层皮放在了平台上面,不客气地使用着凉房里的沐浴液,洗刷着自己的身体。还模糊地听到那个人男人用低沉但和刚才王祥茜一样的声调说:「王祥茜,自去年那天开始,都扮演你一年,还玩不厌这个身体。就是到了夏天有点麻烦,每天都要洗澡。」他搓弄着翘起的小鸟说:「不过,说回来,没有人与我分享我的成果,有秘密说不出来的感觉真难受啊,不过有谁会肯接受我的成果呢?」
  不多久,他冲干净自己的身体,又把花洒拧上。一屁股坐在冲凉房的平台上,用王祥茜的浴巾擦干净身体,说:「王祥茜还真厉害,胸部还在长,估计可以到……」他停下来,看向录像机的方向。男人放大了声音,贼笑道:「嘿!我的乖弟弟,怎么那么色啊!」他想了想,「也好,你等着上贼船吧!」(也许是录像机上的泡泡暴露了它的位置。)

  他对着镜头,说:「教教录像机前的弟弟如何穿这玩意。」男人从新拿起之前放在平台上的王祥茜的皮。

  乍一看她似乎是静止的,但认真看却发现她在蠕动着。

  「首先,先拿起她的脚趾,」他左手提起茜的左脚踝,右手放入到裂口内,顺着茜人皮的左腿探入到脚趾处,她的脚像一对初开的新丝袜被他的右手硬生生地开出一条路。

  「把左脚从屁股插进去,这屁股真漂亮。」边说边做,将他可以和大象媲美的那条粗腿强制压入茜纤弱的大腿之中,「要注意因为女人比男人瘦得多,所以进入她们的腿后会觉得窄。」只见茜的大腿却没有因为他把他的腿塞入而阔大,而是从开始的扁平变得有质量感、真实感。而没被穿进去的部分还是像丝袜没被拉开一样。这时,他补充道:「这玩意穿的时候,它不会因为你原来身体大小而变的,它本来有多大,穿进去也就多大。」渐渐地大腿、小腿有了昔日的风采,修长而笔直。

  画面上能感觉到他的脚板快到她的脚底了,「好了,到了脚底,有点麻烦,必需用力突破,同时要注意脚趾别放错顺序了……同样右脚也是这样。」在画面中,能看到男人已经把那双本属于茜脚穿好,并用手抚摸着玲珑而又娇嫩的脚趾。「等会涂点指甲油,哈哈。」

  令人觉得特别恶心的是圆鼓鼓的的啤酒肚下竟有一双超越专业模特的美足。
  如果不看上身,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去抚摸她们,甚至是用舌头去舔也甘心。(不过看到上身,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急奔厕所。)

  男人得意地说:「怎么样?我的腿漂亮吧,可以迷倒一群人的哦。接下来的就是对男人、女人交合要用的地方。」他像穿极其不合身的裤子似的,两只咸猪手用力把充满女体魅力的大腿根部往上提,那肥胖的男性的柱子腿末端随着进入那张人皮后,竟被压缩变得纤细富有弹性。他的竖起的小鸟也慢慢被强塞入男性梦寐以求的秘穴之中,巨大的屁股也缩得结实、圆润,按某种节拍来回扭动着,来固定位置。

  她小穴里面的小鸟硬直向上,不过只露出小小的鸟头,「真HIGH,啊!等会找双长统袜来继续爽,真想手淫,但最近有点缺货,留下次吧。」他又把鸟头向下压,渐渐的小穴变得扁平就像原来的一样,几滴水从那里流落,分不清倒底是蜜汁还是水。「暂时还没找到适合的人破处,唉,我还是闺房中没开苞的少女啊!」他贱笑道。

  他继续把那巨大的肚子压入到茜的水蛇腰之中,那种情形就像一个肥婆正在穿一个极小的腰封,脸色变得通红,青筋暴现,一寸一寸地向上拉上。尽管很吃力,进度很缓慢。

  但最终那柔韧的美腰就真的属于那个男人的(留心看腰上比腰下竟差上两把尺子的宽度)。穿腰的这段时间,爱说话的男人没说出一句话,可想中间的艰辛。
  男人苦笑道:「终于过了最痛苦的地方,其他地方就简单多了。」也许实在太辛苦了,男人也失去继续讲解的「雅兴」,像穿衣服般把身体的其他部位全都放入了她的身体之中。茜除了脸部所有的部分都属于男人了,背部的裂口随着他的穿入一点一点消失了。

  这时,她的脸色出现痛苦的表情,但好像无法发出声音,原来这张皮并非死物。

  男人看了看说:「疼?难免的,基因排斥嘛,习惯就好。」说罢,把她带着痛苦的表情的头部像戴头盔般罩在脑门上。

  此刻,她那张脸痛苦得像要尖声叫出来,但始终没有声音。

  男人裸露在空气中的每一份肌肤都缩入到王祥茜的身体里面。她的面色也不再痛苦,不带任何表情,随后,她的体型在逐渐缩小,变得和以前一样。她睁开那双爱发电的眼睛,望着录像机。她的声音也变回高高的女声,咯咯地笑道:「大家晚上好,我叫王祥茜。好啦,凉冲完了!Bye。」

  抹干那成熟性感的女性身躯,从毛巾中抽出内裤,换上一条白色带卡通图案的睡裙走出了冲凉房。她的动作是那么高贵、富有女性韵味,似乎刚刚的中年男子只是与海市晨楼无异的幻象。

  到了这里,片子还没完。过了大概十分钟,王祥林重现在镜头之下,笑嘻嘻地对镜头说:「录像机兄,艳福不浅吧!你看完了,也差不多该到我享受了!」边说边把录像机从通风口拆下来。

  不过,我敢打赌,如果他真的看完那份片子,他就不会这么说。

  他刚拿下录像机,突然,「砰」一声,画面开始颠簸。镜头跟着振了几下,开始自由落体。在滑落的瞬间,似乎照到一根木棒,最后「嘭」一声,录像机跌落在地上,照到一双娟秀的小脚丫,十根俏丽的趾头涂满了淡淡的粉红色指甲油。
  还听到姐姐温柔的声音:「我的笨弟弟,你就为什么会没想到我会发现呢?」那声音甜得腻死人,让人完全无法相信她会做些这么暴力这么粗鲁的事情。
  这时,片子似乎到了尾声,出现了蓝屏。

  看片子的那个女孩满意地笑了笑。咦?那个女孩竟是王祥茜!她拨弄了一下录像机,调入了拍摄状态。

  转过身子,那双有着优美曲形的大腿紧紧地夹紧着椅子的靠背,反身坐在椅子上。她拍摄着自己的房间,掠过那纯白的墙,掠过纯白的衣橱,掠过纯白的抽屉,直到了那张纯白的床,镜头的移动速度变慢了……

  (如果比较细心的人还能留意到,从王祥茜开拍以来,片子里的镜头都是一振一振的,片子就像坐在在平整的公路上跑着的车子中拍摄的。)

  镜头下,出现了一个被紧紧捆住的男孩,仔细看,那标志性的学生平头之下,有一双与头发及其不相称的小眼(懵猪眼),显得滑稽却又平凡。如是不相识,落在人群之中,你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即使你认识他,你也不轻易能从中找出他。

  他就是王祥林,一个平凡得没有一丝的突出、注定不会成为众人眼中的明星的人。

  这时的他脸上泛着红晕,眼神有点涣散迷离,神态就如刚行过「礼」,血气方刚的少年,回味着甜美的春宵。

  裤子被褪落到根部以后,一只其貌不扬的柱子充满了血丝,直向天空,仔细看还带着点血迹。镜头停在他的身上好几分钟,最后给了他的根部一个特写,又调整过来。

  镜头在原地向后转一百八十度,看到王祥茜婀娜的身姿,不过,她的秀发相当凌乱。粉红的倦容还对着镜头笑着,她柔美的身子被一条洁白的睡裙罩着,睡裙上有几滴「中原一点红」,裙下是一双白色的长统袜,虽然埋住王祥茜光滑的长足,却显得格外的性感,勾人魂魄。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把自己的弟弟奸了。」她笑道,「拿种感觉真的令人很回味。嘿,弟弟,你梦呓经常提到的那个女生,是她吧?」

  见镜头又向那张洁白的床游去,照到了王祥林之后,一直向左去,看到了一个十六岁左右和他一样被绑住的小罗莉,不同的是她的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
  「老弟,你暗恋的女孩,真的,挺不错喔!我自问十六岁还没她漂亮呢,真令人家妒忌。」

  如她所说,那个女孩,或许胸部不大,或许臀部的肌肉有点松弛,衣着也是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夏装校服,但只需一眼就能看出她是标准的美人胚子。因为她那双大眼睛,晶莹通透,像是砖石做的,又像是水晶做的。没有化过装的眼睫毛很长、很密,让人几乎以为那是假的。

  只是她双眼中只有冷光,看也不看王家姐弟,仿佛眼前并没有什么值得她去重视。(当然也没看之前惊人的录像。)随着她的走近,女孩闭上了眼睛,给人一种错觉,周围的灯光失去竞争对手,变亮了;但,人的心中觉得周围都变暗了。
  「看看,她好冷哦,冰得就像台冰箱,」她拿着录像机照向那个女孩,又把镜头照向王祥林,一只细手推了推他,「嘿!老弟醒醒啊!说几句感想啊!」
  王祥林呆呆的看着镜头,再看看周围,直到看到身旁的女孩,两眼从迷茫变得清明,问:「碧君?你怎么在这里。」他努力挣扎起来,似乎想要穿上裤子。
  但绳子实在太结实了,弄不开。他回头看看他的姐姐,道:「你是谁?」那段片子,王祥茜反复看了不下十遍,他一直被放置在姐姐的房间,自然也看了不少次,所以他清楚地知道她并不是姐姐。

  「你姐姐啊,王祥茜啊?怎么啦,你,连我也不认得。」

  「骗人,少冒充我姐姐!把姐姐还给我!」

  「咯咯,」她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屋子里,「是吗?如果我不是你姐姐,你还是喜欢姐姐的……」

  她的这句话似乎没有任何的意思、意义、条理(够晒无厘头),但是他从中听得出她的威胁——用他的小秘密来威胁。如果被心上人知道,万一她不接受这种奇怪的兴趣爱好,那么他在她面前就没有任何的希望。如果是这样子,他活下去又有什么用呢?(他这时却没想到,自从碧君看到那带血的根部时,他已经没有希望了。)

  因为许多拾柒岁的大孩子(没有实力泡妞的)会很天真地喜欢一个女孩子,然后,自负地认为如果没有她,不会再爱上另一个了。

  所以最终,他选择了沉默。见他不语,姐姐把录像机关了,知趣地没说下去。帮他穿起裤子,心中暗道:「真舍不得,如果可以再来一次多好啊。」

  碧君再次挣开了双眼,大而清澈的眼睛很深邃。不过这时让人寒冷,眼中流露出的不屑,似乎是对小林的嘲笑,也似乎是对茜的讥讽。

  作了一年美女的王祥茜看不过去,捏了捏碧君的脸说:「皮肤真好,怎么保养的?可爱得像个洋娃娃。」小碧君又闭起眼,不理她。

  谁知王祥茜居然把脸凑过去,吻了小君一口。

  这个吻使王祥林妒忌,使小君惊讶,脸色也变得难看。茜却不介意两人投来异样的目光,两只极具魅力的眼睛直视着小君,说:「要洗澡吗?我的洋娃娃。」在「我」字故意说得很重。旁边的小林全脸通红,如果有胡子,也怕要被他自己气得吹跑。

  不过,对于小君来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污垢。她点点头,但那清秀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的感情,不过也比之前柔和了。(怀疑此女有百合倾向……)
  父母不在家,茜牵着两个人带着那瓶奇怪的洗发水走到了冲凉房。把小林放置在门外,刮了刮他的鼻子,说:「不许偷看!」拉着小君关上了门走进里面。
  小林非常愤怒,自己喜欢的人不明不白地给「男人」看得一清二楚,但也相当无奈。

  就在这时,冲凉房传出「砰」一声。

  茜又从里面走出来,牵起小林就往冲凉房里面走。

  茜指指远处的碧君调皮地说:「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要我的弟弟看着!我是怎么变成你的梦中情人。」

  小林看到小君晕倒在一旁,又瞪了瞪姐姐,气得说不出话。如果眼光可以杀人,茜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起点中文网的经典句型,呵呵。)

  茜嘟嘟嘴,浅浅一笑,又把录像机拨到拍摄状态,调好位置……

  镜头中:小君靠在花洒下面的墙上。晕倒的她,如同一座完美的雕塑,面部没有一点感情。

  茜出现了,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脱掉她的衣服,露出初有韵味的身体。
  虽然,她的身材并没有什么突出,但她的肤色赛雪,配上那双结晶似的的眼睛和迷死人不陪命的眼睫毛,形成一种独特的风味。

  茜把花洒打开了,让水滴落下来滋润着小君的身体。还是那十根纤秀的指头,拿出了瓶奇怪的洗发露,弄出几滴,涂在小君的颈椎上,笑盈盈地说:「本来想自己享受下大眼妹妹的,现在我决定忍痛割爱。」

  半刻钟后,颈椎的地方才慢慢地出现了裂口,越裂越快最后到到了那微翘的臀部,才停下来。茜把花洒关掉,把小君似乎没有重量的身体抱起,轻盈地走近录像机,然后把小君抛压在小林身上。

  她拿起录像机,转身一手拍摄着面无表情的小林,另一只手在帮他解绑。
  小林看过之前的录像,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心中犹豫不决,收下?还是不收?

  这就像送钱给一个十分贪钱的污点证人,那种诱惑令人很难拒绝,但心中的良知同时也在责备自己。

  天平的一边是她冰清玉洁的身体,另一边是他的良知。

  这让他想起了他的秘密,每次做那件事之前,难免都会疯狂地自责,告诉自己无数次不要碰它们,但双手已经向衣物伸去,用岚姐姐的话来说像吸毒一样没有办法自拔。

  (在一旁的茜自信地笑了,笑得很灿烂,甚至灿烂得不像是个坏蛋。她心中却算计得很清楚,首先,一旦染上那种喜好的人,都无法放弃,甚至会无数次地抛弃良心。她能预估到,因为她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第二,如果不是他自己变成她,就她变成她,他没有别的选择。)

  弟:「为什么?」

  姐:「想找一个共犯,减少自己的罪恶感!」

  弟:「我是说,为什么是我?」

  姐:「你很像是年轻时候的我,那样的平凡,那么的无能,又有点痴情。」
  小林的脑子迅速地转动着:既然前有古人,自己为什么不做后面的来者呢?何况帅哥美女宁有种乎?(人造美男、人造美女、变性美女、变性男……)
  这些想法的出现,也注定了他的沉沦……

  镜头下,小林抱起没有重量的小君,端详着……

  对他来说:她是他的最爱,她是他的唯一,既然她很难爱上他,那么就让她和他从此刻不在分离吧……

  他边紧抱着小君(怕有谁会跟他抢她,怕有谁会阻止他)边脱掉全身的衣服。
  自然,他知道如何穿丝袜,也用同样的方法,把蜡黄的双脚喂入到小君那双有弹性的玉足之中,仿佛他不是在穿人皮,而是平常的变装。小君的软足被慢慢地侵占,像被穿的丝袜一点点地具有质感,让人垂涎三尺。(旁边的茜的双手已经在颤抖,后悔自己失去了那个机会)

  他穿得很慢,像是享受、珍惜眼前不可多得的机会。

  当两只冷艳的小腿属于他后,他似是有点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反复拨弄着那几个像牙齿般洁白的脚趾,「呵呵,是真的!我能控制她们。」他用两只秀气的小脚丫在互相抚摸着。

  接着,他弯起腰亲吻着「自己」的脚趾,眼中放出惊人的光。

  「快点啦,再看下去我都要心动了。」旁边的茜催促着,话语中带点喘气声。
  当下半身完全收入在里面后,下身的每个细胞突然承受到极大的压力,那一层皮肤似乎要穿越一切要把他的每一块肌肉完完全全驯服。根部被非人道的挤压,渐渐地被抚成盆地,一块粉嫩的盆地,带着童贞的绒毛有点羞涩地遮住女人特有的穴位。他感觉到女人才有的另一张嘴唇长在他的身上,里面还有股溪流流出,心理似乎快被征服,被那种缠绵的肉欲征服了!

  他惊讶地看着镜头。

  「那玩意是真的,你可以享受女人才有快感,甚至还能生子。」茜的声音划破了沉默与恐惧。

  他定下心,深呼吸几次,把手指伸入她的手指,整齐的指甲在他的介入后,开始移动了。

  他这时心中很激动:呵,第一次握手,请多多指教,可惜以后她们就长在我身上了。

  镜头出现了蓝屏,片子已经用完所有的空间了。

  一会儿,王祥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另一个M。S记忆棒。(让我想起「百变小樱Magic咔」的姿矢,总是拿着台录像机跟着小樱。)

  镜头下:

  他也和那个男人一样在只剩头部没穿得时候停下来了,他伸出自己的舌头在舔着她的身体每一个部位,样子相当陶醉。

  自头部以下,他身上每一个器官都是她的,尽管体型上和别的女孩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那如绸缎、如凝脂般的肌肤,使他感到骄傲。现在她的一切就都快属于他了,回想那对尘世间罕见的雪亮眼睛,茂密细长的眼睫毛,一笑倾人城的容貌,水中芙蓉脱俗的气质,皓月般纯洁的身子,都在自己的身上,他平凡无趣的人生也要结束,明天他就是校园里的明星,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有着那样的秘密的人是多么幸福的。

  领受了她的身子后,他也变得自信起来,开始讨厌她冷冰冰的态度,决定用无礼来报复她的目中无人。(借口)用着她的双手搓揉着她的乳房,边揉边沉沉的呻吟着,下面的肉穴泄出不少的蜜汁……

  她弯长的睫毛突然抖动了一下,似乎对于头下重叠的身体对她来说也是有感觉的。

  「快点!她快醒了。」茜语气有点焦急。

  终于,小林不舍地捧着她的头,刚要把那旷世美貌戴上时,就看到飘扬的秀发被吹散,清秀的容貌如同摩登大圣(变相怪杰)的那块面具般,疯狂依附在小林的脸上。

  「就是这样子吗?」小林,不,小君的声音随着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一张一熙传出……听到「自己」的声音,他的心兴奋地宣布着,「小林这个人从今天开始就不再存在。」

  这时,小君脸部不再是冷冰冰的,有了血色,少女的粉红色的红晕也出现了,只是她妩媚的双眼变得混沌、污浊。

  背后那种「狼眼」电筒似的强光照得她很不自在,从湿透的夏装中取出带有和她身上一样气味的粉蓝色胸罩,忽然急转冲向姐姐的房间。茜姐姐呆了呆也跟上去。

  房间里,她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放荡地用一只手探向了私处,尝试触摸那颗花蕾。

  电击般的感觉透过神经流入了大脑,「她」受不了那敏感的痛,光溜溜的身子扭了腰几下,瘫痪在床上。(变装时,幻想过无数次的手淫,让「他」向往。)
  茜:「哎哟哟!洋娃娃弟弟好可爱哦,亲亲!」

  小林虽不是很习惯新声音,但也学起女孩子的娇柔:「呵呵,色狼老姐喔!害我好怕怕!」

  这时,二女眼中出现了两个数字,「6」和「9」。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