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幻人皮】(1-8)作者:不详


--

               灵幻人皮


字数:2.6万

              灵幻人皮(一)

  「王先生,合不合适呢,这是我公司最好的房子了,地方宽大,环境清幽……而且价钱还很抵的,可以考虑一下呀,」经纪说。

    「唔,也好,不过地方好像大了些,不知价钱方面可否减些……我没那麽多钱呢!」我说。

    「那不是问题,业主说只要是合适的人,平一点也没问题的,」经纪说。
    「那麽我就租了这儿吧,反正我也没地方住呢,呀,请问这裡的傢俱是否一起给我用的。」我说。

    「当然,当然,业主说过傢俱一起给住客享用,不另收费,真是很抵租的。」
经纪说。

    「那好吧,我跟你回公司签租约吧。」我说。

    就这样的,我租下了这一所房子,它位于市郊的一处地方,背山面海,环境清静,楼高两层,面积大约有仟伍呎,四房二厅,但租金却那麽低,只需二仟伍佰元,怎麽也找不到呢,而且还包括傢俱,一应俱全。说实的,我现在是一名无业游民,积蓄也不多,以这儿租金加上生活上的开支,我估计不出一年就花光了。所以也正在努力找工作呢。二天后,我到地产公司拿这房子的门匙,顺便签了租下这房子的确认书。拿过门匙,准备离开……

    「呀,先生……小心一点……」经纪疑惑的向我说。

    「小心什麽?」我说。

    「呀,没什麽,希望你住得舒服吧。」经纪说。

    「多谢。」我说。

    就这样,我从旧屋收拾了一些衣服就住新屋子去了。打开大门,进入这所房子裡,地方真的宽大呢,那麽平的租金,不知会不会有鬼呢,我心在想。不要想那麽多了,有鬼也无妨,反正我又没有害她,各有各住呢。

  于是我在这裡四处打量一番,找了一间最大的套房将我的衣服放好,顺便四周打量一下环境,那麽多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住,但有一间房间是锁着的,说实话真的有点怕。这天我忙着打扫这屋子,抹窗,扫地,整天在打扫,忙了一整天,晚上吃点儿东西,洗过澡后就去睡觉,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铃……铃……」

    「唔…那个这麽早就打我的手提电话来呀…」「喂!那一位呀。」我说。
    「呀,早晨,王先生你好,我是经纪张呀,这麽早打扰你真不好意思,」经纪说。

    「什麽事这麽早来电呀,我昨天忙了一整天呀……」我说。

    「呀,没什麽,只是前几天你来我公司签租约时忘了给你屋子所有房间的锁匙吧,请你有时间上来我公司拿好吗。」经纪说。

    「好吧,我一会儿来拿吧。」接着我收线了。

    给他这样一嘈,睡不着了,只好起床洗个面吧,穿好衣服后离开房间,途经那间锁着的房间,停留了一会看了一眼……走了。到了经纪张公司时,除了经纪张外,还有一位老太在这裡,经纪张一见着我,说道:「王先生你来了,来,请坐,我来介绍,这位是蒙老太,是你住的那间屋的屋主。」经纪说。

    「蒙老太妳好,我是妳那间屋的新租客,多多指教!」我说。

    「那裡,那裡,听经纪张说这间屋你是新租客,我又忙了将所有房间锁匙交给他,所以特地拿来给你的,真不好意思了。」蒙老太说。

    「要蒙老太亲自拿来才不好意思呢,交抵给经纪张就可以了,我会上来拿的。」
我说。

    「我也是这样说的,但蒙老太坚持要亲自拿上来呢」经纪张说。

    「不要这样说,我也想看看我的新租客是什麽样子的」蒙老太说。
    「现在我也放心了」,「王先生,这是那间房间的门匙,现在交给你了。」蒙老太说。

    「谢谢妳蒙老太」我说。

    「好了,我现在也放心离开香港了,再见,王先生。」蒙老太说。
    「蒙老太,我先送妳出去吧,请这边来……」经纪张说。

    之后我从经纪张裡签过接收锁匙的文件后就离开了。回程时我在报滩买了份报纸准备找新工作用的。回家后我将锁匙放在茶几上,然后开始看报纸找工作了。可惜找了好几份,打了几次电话都是不请人,不是学历不够,就是不请男的,真是性别奇示,算了,又不是要立即就找到工作的,迟点再找吧。

  静下来看到茶几上的门匙,好奇心下要看看这锁着的那间房裡有什麽东西,干吗要锁着它呢,于是拿起门匙往楼上的房间去,来到房间前,将门匙插入匙洞,卡卡两声,房门的锁打开了,一推门,~~依~依~的声音,这房子好像很久没有人进过来似的。

  房裡漆黑一片,我在想:「灯製在那裡呢,呀,在这裡。」

  卡一声,灯亮了,房间虽像是很久没有人进过来,但地方仍然很整洁,一尘不染,唔,是一间书房吧,奇怪得很呢,这房间跟其它的房间分别很大呢。
  我四处走走,来到一张书桌前,停了下来,好像有一股吸引力吸引着我,我坐下来打开书桌的柜门,裡面有一本相簿,一本日记,一条链咀,两条锁匙及一张字条。我拿起字条一看,是一组号码,我不以为意的放下,再四处打量一下。
  来到一个高身书柜面前,打开来看,裡面是一些我看不懂的书籍和一盒东西,这盒子也很大,长方型的,不算太重,好奇的想打开来看,突然灯光忽明忽暗……盒子打开了,看到了是一个胶的女性娃娃,有头髮的,样子也算很美,质地很柔软,很像真人呢。

  看了一会我把她放回盒内,心想,怎会放这种东西在这裡的,房裡面的灯光闪现不定,看来是电灯炮烧坏了,还是换个新的吧,临走前我在书桌柜裡拿了一本相簿才离开这房间。

  离开后我回楼下大厅坐下,看看相簿内的是那一位,打开相簿一看,怎麽裡面没有相片的,相簿不放相片还算是相簿吗,我番来番去,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一张相片了,这照片很尘旧,而且被撕掉了一边的,剩下来的一边有位不算美丽的中年妇人,样子还过得去吧,谈不上美丽,看吧合上相簿拿回我的房间裡,并换个衣服到超市裡买东西去。

  一买就买了整个下午,回家时已夜了,我赶快将食物放进雪柜裡,将日用品放到适当的地方,之后吃过饭后就去睡了。

  睡到半夜,朦胧的听到房外好像有声音,我好奇的想,这屋子除了我外还有其他人吗,会不会是贼呢?

  于是静静地打开小小房门从空隙中看出房外,但看不到有人走过,反之我看到那间锁着的书房裡有灯光渗出来,奇怪,这房间的灯我明明离开时是关了的,现在怎会着了的,于是大着胆子走近这房间看过究竟,我静悄悄的打开小小门从隙缝中看进去。

  不看由自可,一看吓了一跳,我看到的是那个中午在这房间裡看到的那个胶娃娃,不,是一块人皮才对,她坐在书桌前好像写东西似的,突然她好像发现了我似的,她的头一百八十度的转过来看着我,我哗的一声就被吓晕了,当我省来时我已在大听坐着,而她,即是那张人皮就坐在我对面看着我。

    「哗,鬼大姐,我和妳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你不要找我呀~~~~」我声泪俱下地说。

    「王先生,你不用怕,我不会害你的。」那张人皮说。

    「哗,妳不害我,干吗在我面前出现呀~~」我说。

    「我等了这机会五年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我不会放弃的~~」
那张人皮说。

    「妳~~妳~想杀我吗?」我说。

    「不是这个意思,我本无心伤害你的,只是想求你帮我一个忙吧,只有你才能帮我报仇的,求求你呀!」接着这张人皮就跪了下来向我请求。

    「不要这样说,妳不要我命我已感激万分了。妳说的报仇~~报什麽仇呀?说来听听。」我说。

    于是那张人皮说出了这事的前恩后果,为何会被杀,又不能报仇的种种因由告诉我,同时要找到两件东西(这个是故事的主要骨干,迟些会有详细交代的)
    「那妳要我怎样帮妳呢,我文又不能,武又不得,说到钱银就得个吉,我怎能帮妳呢」我怨气地说。

    「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就成了。事成后我会给你一笔可观的金钱作为报酬。」
那张人皮说。

    「那……那…好吧,妳说来听听呀,可以的话那就帮妳吧。」我说。
    「我只是想借你的身体吧了。」那张人皮望着我说。

    「那妳不是要了我的命吗,不能不能,妳又说不会害我的。」我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用你的身体来穿起我这件人皮吧,因为只有你这救星才能帮我报仇的。」人皮说。

    「救星?那……那好吧,我帮了妳妳不要害我呀,要怎样做呀!」我说。
    「谢谢你肯帮我这个忙,小女子感激万分,你只要脱光衣服,将我这件人皮穿上就行了,当你穿上后,我两的思想会合二为一。」人皮说。

  「就这麽简单?」我说。

  「是,就是这麽简单。」人皮说。

    于是我脱光了衣服,包括内裤,现在赤裸裸的在人皮面前,我拿起了人皮准备穿上,人皮的背后有条隙缝,岗好让我的身体穿进去的,我好像女生穿丝袜一样,先将两条腿分别穿好,再将人皮好像穿紧身衣一样慢慢的拉上身上,而手的的位置好像带手套一样的穿法,最后是面具了,我将面具套过我的头,奇怪的事发生了,这张人皮背后的隙缝慢慢的合了起来,完全密封了我的身体,而她的胸部也渐渐的涨大起来,而且变得坚挺,足有34C大呢,下阴的小弟弟也不见了,代之而是一块黑密的草原,腰部也变得纤细,连声音也变成女声了。

    「以后你就是我,我以后就是妳了,谢谢王先生为我这样做,」

  「是了,到现在我还未知你叫什麽名字呢。」

    我叫:「——蒙冰——」


              灵幻人皮(二)

***********************************    备注:以下两者的对话是用思想对话的。
***********************************
    「蒙小姐,那现在怎样了,我已穿上了妳的人皮,我要怎样做才好呢?」
    「王先生,真的过意不去,只有你穿上这人皮,我才能和你时刻保持联係,我有很多东西要告知你,请你听清楚以下每个细节。」

    「王先生…」

    「不要老是叫我王先生啦,我叫王柱天,妳也可叫我阿天的。」

    「不如我叫你作天哥吧,你也不要称我蒙小姐了,生前人人都叫我冰儿的,你也这样叫我吧。」

    「冰儿……我看还是穿回衣服会好一些,不然我怕会冷伤风呢。」
    「呀,是了冰儿,我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脱下这件人皮吗。」

    「不是,只要你需要时随时都可以脱掉的,我不会阻止你的,我告诉你怎样脱掉它的方法,你听清楚吧……」

    「那又不要这麽急的,我只是随口说说吧,不要太认真。还是穿回衣服好一些;咦,我应该穿女装还是穿男装呢,我可没有女装呢。」

    「天哥,你暂时还是穿回男装吧,待明天我们才去购置一些衣服吧,现在请你一边穿衣一边听我说出我的计划吧……(详细情形以后会有交易代)」

    就是这样蒙冰跟柱天说出她生前的一切,如何被谋害,害她的人是谁等种种经过……

  「啍!冰儿,真是太无法无天了,这样的事如何能做得出来的,真是太岂有此理!妳放心,只要我能做得到的,即管叫我去做吧,我一定会全力帮助妳的。」
    「多谢你,但我看你现在还是早一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要办理很多东西呢。」

    「呀,那……早点睡吧!」

    「天…天哥,要不要脱掉这件人皮呢……我怕你不习惯呢……」

    「不…不用了。反正我以后多的时间要穿着它的,就待我习惯做个女生吧,妳不用介意呀。」

    「多谢你……天哥…」

    「不用客气,我…我去睡了。」

    我就穿着这件女生人皮开始一段另类的人生了。

    第二天早上。

    「早晨天哥,昨晚睡得好吗?」

    「呀,没什麽,只是胸前多了两团肉不太习惯吧,没事的。」

    「那就好了,我们快吃点早点,然后出外买点女生衣服吧。」

    「那就快点吧。」

    就这样我穿了一套运动衫及运动长裤,加上波鞋就外出购物了,我们先到市中心的百货公司的鞋店裡买鞋,冰儿她选了两双四寸高的尖头高跟鞋,一双短筒靴和两双齐膝长筒靴,也是四寸高跟的,然后到服装店裡买了几件套裙,短裙,恤衫,外套等,又到晚装专门店裡买了几件性感的晚礼服,又到化妆品专门店裡买了些化妆品及名牌香水,到名牌手袋店买了几款时款手袋,最后到内衣专门店裡买了几件名牌胸罩,内裤,调整型内衣,塑身功能丝袜等女生用品。

    「哗,冰儿,买了很多啦,我快没钱啦,我的银行户口裡的钱差不多花光了。
妳这样买买东西,就花了我接近四万元呢……」

    「对不起,我生前是这样买东西的,这些钱我会还给你的。」

    「我又不是这意思…只是…只是……没什麽了。」我看着钱包裡的钱差不多花光了,很心酸呢…

    「不要这样吧,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妆扮好后我们还要到银行拿点东西的。」

    「到银行,拿钱吗?」

    「我会给你的,不要这样心急好吗。」

    于是我揪着一包二包的东西回家后,把东西放好后,先行洗个澡,然后开始我的化妆了,在面上打点底粉,薄薄的涂上脂粉,眼影,唇膏等。之后穿上黑色蕾丝胸罩,再穿上灰黑色塑身功能丝袜,此丝袜穿上后使脚部线条更为突出,看起来很修长呢,再穿上暗花米白色丝质长袖恤衫,佩上一条深蓝色的半截裙,最后穿上黑色软皮短筒靴及拿了一个黑色名牌LV袋作佩衬。再去书房的书桌内拿出那两条锁匙的其中一条及一些文件。然后就出发到银行去。

    「冰儿,妳可否行慢一点呀,我的脚很痛呢。」

    「怎麽了,有什麽不妥呀。」

    「我是想说,我是一个男生,要穿成这样子我也不介意,但是妳所穿的衣装却令我有点儿难受呢,由其是妳所穿的丝袜和靴子,都使我的腿很不习惯呢,妳怎会穿这麽紧的丝袜的,我整条腿给它包得紧紧的。」

    「但你现在是女儿身呀,女儿身就要穿丝袜才够大方得睇的,这丝袜能令你的腿看起来又修长又美丽,亮亮的,多可爱呀。」

    「好了,好了,就照妳的去做吧,但可否行慢一点呢,我的脚真的很痛呢。」

    「好吧,但你也得习惯一下吧,你要这样穿的时间多的是呢,以后你在家时也这样穿好了,等你习惯穿后你便不会这样说了。」

    「呀~~做女生真的不好受呢。」

    到达银行后,冰儿和我去到银行的保管库的位置,经过银行职员的核对身份后,职员便带我到保管箱房间裡拿出我的保管箱来。

    「小姐,请妳随便地看吧,我先行出去了。」职员说。

    「冰儿,这到底是什麽东西来的,要放进保管箱裡那麽神秘呀。」
    「这是我在生时在瑞士银行保管箱内的东西,只要找到它,我的报仇计划才可以进行。」

    「那我们是不是要到瑞士去呢,但我没有旅行証件呢,妳不是要我以这个女生身体出境吧。」

    「对,我就是要你以这个女生身份出境,你放心好了,出境的証件我会给妳弄回来的。」

    「怎样弄来呀,现在是出境,不是玩呀,没有旅行証件怎样出境呢。」
    「你放心,我在出境处有个朋友,我在生前他欠我一个大人情,这个人情他一定会买给我的。」

    冰儿拿出那条锁匙打开保管箱的锁,箱子打开了,裡面藏着一些文件,一封信及一些现金,全是美金呢,冰儿将这些物件拿进手袋裡,然后将保管箱锁好就离开了保管库了。临离开银行前我到柜面对换了一些港币才离开。

    「我们现在是否去找妳的那个出境处朋友呀。」

    「又不要这麽心急,我要先到一个地方拿回一些衣服先。」

    「又拿衣服,妳不是已经买了吗。」

    「我不是说这些衣服,要有这款衣服才行的。」

    于是我们便乘车到达郊外一处地方,下车后行了数十分钟,来到一幢村屋旁,
上前按门钟。「叮噹……叮噹……」

    「那位呀。」屋内的人叫道。

    门开了,「妳找那位呀。」一位中年妇人问我道。

    「我是蒙冰小姐的朋友,她说有些东西放在妳这裡,现在想来取回的,烦妳可以拿回给我吗?」

    「呀,妳是蒙小姐的朋友呢,请…请进来谈呀!」

    「蒙小姐最近好吗,她已很久没来这裡探我了,她现在怎样呀,她好吗?」中年妇说。

    「冰儿,现在怎样回答呀,我不懂呀。」

    「不用担心,我来答她。」冰儿说。

    「太太妳好,我是蒙小姐的私人秘书,蒙小姐现在在瑞士工干中,她说有些衣服在妳这裡,叫我来取回它的,妳可否给我拿出来吗。」冰儿说。

    「好,妳先请等一下,我现在就去给妳取来。」中年妇说。

    等了一会,中年妇取出两大袋东西来,「就是这两袋了,我保存得很好的,还是盖着火漆印的,我没有打开过呀。」中年妇说。

    「那就好了,我现在也要走了,改天我再和蒙小姐来探妳吧,再见。」冰儿说。

    就这样取了两袋东西回家,「哗,真的累死了,这高跟靴子穿得我的腿很痛呢。」一进屋内就马上将靴子脱去并说。

    「这两袋是什麽衣服那麽神秘呀,要用火漆印来封印这麽严重。」
    「裡面是一些乳胶衣和一些紧身衣服饰,是用来给你穿的。」

    「什麽?我穿?」听后一下子就弹了起来说。「我已穿了这张人皮了,还要我穿这些什麽乳胶衣…紧身衣吗。」

    「对呀,你将来的工作裡有很多时间要这样穿的,这样你才能接近他,我才有机会报仇呀。」

    到底是什麽一回事,将来的工作要穿乳胶衣和紧身衣,这是什麽工作呢,下回分解。

              灵幻人皮(三)

    「这是什麽工作呀,要穿这乳胶衣和紧身衣的。」

    「其实你要接近的人,他叫东尼,是我以前公司的合作伙伴,也是公司的产品设计师,得到很多外国生产商的认同,是位非常出色的人才,也是一个心狠手辣和卑鄙的人。」

    「这样的人在公司妳还叫我入这公司当工作,妳是有心害我吗?」
    「那你又不用害怕,我会时刻地保护你的安全,你不要小看身上这张人皮,当你穿上后,你便会有超能力来保护你。」

    「是真是假呀,超能力……」

    「真假也好,你现在不需理会,你现在要学习如何穿着这些乳胶衣和紧身衣,
快点穿吧。」

    「又穿,已穿了这张人皮了,还要穿这些乳胶衣,真是的……」满口不是味道说。

    「要怎样穿呀。」

    「你先将身上衣服全部脱下来先,然很穿上乳胶衣吧。」

    「全部衣服脱掉,那内衣也一起脱掉吗。」

    「对,全的脱掉。」

    就这样,我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全部脱下来,包括塑型内衣和塑身丝袜等。

    「好了,终于都可以脱掉这件塑型内衣和丝袜了,真是轻鬆得多呢。」我心在想。

    「现在拿起那件肉色的乳胶衣吧。」

    我伸手拿起这件肉色全包式的乳胶衣,手感真的很好,很柔软,很薄,我看到这乳胶衣的面具是只有开眼部的两个小孔鼻的两个小孔,其它部位是密封的,而且这乳胶衣的形状很像一个人形,大小和人的体形相近,穿后一定非常贴身的,背后只有一条拉链来连接这件乳胶衣,不知穿了后的感觉会是怎样的呢。

    「现在怎样穿呀,我不懂呢。」

    「我会教你穿的,你只要照着我说的方法,你很快就会将它穿上身的,但会有一点儿紧的。」

    「好吧,妳快说出怎样穿吧。」

    于是冰身说出如何穿着乳胶衣的步骤。

  你先拿起乳胶衣将它的背部拉链鬆开先,然后坐下,先将手从乳胶衣的背部伸入去,拿起乳胶衣两条腿的其中一条,慢慢将它捲起,捲起后就好像穿丝袜一样将脚从乳胶衣的背部穿进去,要慢慢地穿,不要心急,但这乳胶衣果真比丝袜更紧贴皮肤。

  我穿了后久仍然未能穿乳胶衣套在脚上,只得续小续小的穿,良久的,终于都把乳胶衣的脚部套进了我的脚掌了,很费力气呢,我小心的调节乳胶衣,直至它紧贴我的小腿为止。

  完成后我重复以上动作将我的另一条腿也套进乳胶衣裡,两条腿也套进去了,真的很紧呢。

  这时我将乳胶衣慢慢的向上拉,拉过膝盖位置,直至到达大腿位置才停下来,但我要不时轮流的在两腿之间不停的拉扯着,可让乳胶衣完全紧贴双脚,没留半点空隙。

  这时我再将乳胶衣拉过屁股位置,但拉的时候很费力,乳胶衣将我的屁股包贴得圆圆浑浑的,屁股下还有一条拉链呢,很诱人,之后我再将乳胶衣向上拉扯,穿过腰部,跟着将手放进乳胶衣的手部位置,这位置的乳胶衣比脚部的还要紧呢,我续小续小的将手穿进乳胶衣裡,但进度很慢。

  当我的手指完全放进乳胶衣的手套位时,我已经用了十五分钟时间,再将乳胶手套慢慢的向上拉扯,直至它完全紧贴我的手臂,再用同一方法穿另外一隻,完成后我察觉双臂很有光泽,很美,我从来没发觉双臂是这麽美丽的,现在乳胶衣差不多已经覆盖我全身。

  当手臂穿好后,乳胶衣已将我的胸部包在裡面,现在只剩下面具了,我手拿着面具往头部套下去,再小心将面具调整至完全紧贴面部,鼻孔和眼睛的位置妥当,呼吸和视觉一切正常,现在就只差背后的拉链拉好后,这乳胶衣就穿好了,我将手往后将乳胶衣的拉链小心地拉上,但拉链拉上的时候,很慢,很难拉,不能一下子就将它拉上,但越向上拉,乳胶衣就将我的身体包得越紧,每向上拉扯,乳胶衣就收得紧紧的。

  最后,嗦的一声,拉链终于都拉到顶了,乳胶衣已完全密封了我的身体,面具也极贴面的紧贴着我的面,手脚也被乳胶衣完全包裹着,现在我彷佛像一个塑胶公仔,全身光亮的,女性的体态在这乳胶衣下表露出来,那修长的美腿,纤纤玉手,圆浑的屁股,幼细的腰姿,丰满的胸部,和那神秘诱人的面孔,在隔着面具的情况下,面额和咀部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多诱惑呢。

  乳胶衣穿好后,我走到镜子前面,欣赏一下自己的身段,在乳胶衣的包裹下,很美丽,在镜前我摆了几个姿势,真是极具诱惑呢,但静心下来才发觉乳胶衣的紧贴度比起塑身内衣还要紧贴身体,我用手去触摸身体每一寸皮肤,发觉乳胶衣已完全代替了我的皮肤,我的一举手一投足,乳胶衣上都没有半点摺痕,紧贴程度就尤如自己的皮肤一样,很神奇呢。

  这时我望着镜子,手不奇然的往下面摸索,当手接触到下阴时,我自慰起来了,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自我这下动作勇现出来,那种欲先欲死的感觉,真是受不了呀。

    「喂,你在干什麽呀。」

    「呀……,没什麽呀,只是一时……,现在,现在怎样了。」

    「你觉得穿上这乳胶衣后的感觉是怎麽了,可习惯吗?」

    「初时觉得很难穿呢,但穿了后又觉得很舒服呢,真奇怪,这是什麽的一回事。」

    「这就是乳胶衣的特点了。当你习惯后你可能不捨得脱下来呢。」
    「有没有那麽神奇呀,我不信。」

    「不信?你敢不敢穿着这乳胶衣一天不脱下来吗?」

    「不脱下来?那我怎样去厕所呀,怎样吃东西呢。」

    「去厕所可用下阴那条拉链,拉开后就可上厕了,至于吃东西,一天半天不吃食物不会死吧。你到底敢不敢试呀。」

    「我……我怕妳吗……试就试啦。」

    「那你现在要不要脱掉面具吃点东西或喝点水呢。」

    「也好,吃点儿东西和喝点水也好。」

    于是我将乳胶衣背后的拉链慢慢的拉下一点儿,将面具从面上脱下,吃了点儿东西和喝了点儿水就将面具从新带上。

    「我就这样子光着身子吗?」

    「干吗你这麽傻的,你可以在乳胶衣外面加上衣服呀,带上假髮,穿上鞋子呢,但你喜欢光着身子我也没你办法呀。」

    「这……这应该穿什麽衣服才好看呢。」

    「你真傻还是假傻呀,穿什麽衣服你喜欢就行了,还用问吗。」

    「只是要妳给点意见吧,我又不是女孩子,怎会选呢,不给算了。」
    「噢,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生气呀。」

    「干吗,只是开开玩笑吧了,不要太认真呀,哈哈……」

    「你真是……」

    「好了,应该穿什麽才好看呢,可以代我挑选吗?」

    「唔,就这几件吧。」

  冰儿替我选的是一个棕色的及肩假髮,一件红色的蕾丝胸罩,雪妨白色的长袖鬆身丝质恤衫,一条黑色的超短迷你皮裙,浅黑色透明丝袜,和一双黑色及膝皮製弹性长靴。我先将红色蕾丝胸罩穿带上胸前,小心将**放进蕾丝胸罩裡面,调整一下,然后扣上胸扣,再对着镜子调整一下,直至**完全放进胸罩裡面。之后再穿上黑色透明丝袜,比岗才的塑型丝袜好穿得多呢。

  跟着穿上黑色超短迷你皮裙,伸手到背后将皮裙的拉链拉好,最后穿上白色雪妨长袖鬆身丝质恤衫,扣好钮后,将恤衫下多馀的布打了个蝴蝶结,再套上棕色柔肩假髮,调整好后,最后穿上黑色及膝的皮製弹性长靴。

  穿上衣服后对着镜子看自己,又有不同的自法,只穿乳胶衣不穿衣服的,是诱惑的,而穿了衣服的自己,是美丽性感的。

  从镜子裡看到,这件肉色乳胶衣被衣服包裹着,更能显现乳胶衣的特质,面具在假髮的衬托下,更能将乳胶面具的优点表露出来,我的咀在乳胶面具下若隐若现,说话间的开开合合,更添性感。我对镜看了很久……

    「喂,看够了吗。美丽吗。」

    「美…美极了,只是说话时辛苦了点,面具将我的咀贴得得紧呢。」
    「迟一点儿你就会习惯了,现在你好好的享受这乳胶衣带给你的感受吧。」
    就在这时,门钟突然嚮起来,叮噹…叮噹……

  咦,到底是谁按门钟呢,我现在穿成这样子,如何去接门呢,来的人到底又是谁呢,在这情况下我如何去应付呢,请看下回分解。

              灵幻人皮(四)

    「咦,那个按钟呢,我现在穿成这样子怎样去开门呢。」

    叮噹……叮噹……

    「有人在吗?可以开开门吗?」那个人在门外叫道。

    「怎麽啦,去开门吗?」

    「开门吧,现在就算想脱掉乳胶衣也来不及啦,开了门才想吧。」
    叮噹……叮噹……「请问有人吗,可以开门行过方便吗?」

    于是我走到大门前说:「谁呀。你找那人呀。」

    「呀,小姐,我是坐车路过的,但我的肚子有点不太舒服,还在狡肚痛,可以用过厕所行过方便吗……」

    「就只是这样吗?」

    「是呀小姐,就只是这样,可以方便一下吗,我快隐受不住了。」
    「那…那好吧。」于是我开门了。

    门刚打开,看见那人弯者身子,很痛苦的说:「谢谢小姐…请问洗手间在那裡呢……」

    「向前走到尽头,左手面的那间就是了。」

    那人边走边说:「谢谢妳小姐…」便飞快的向洗手间那儿去了。

    「现在怎算了,他一会儿出来看到我的样子会怎样呢。」

    突然灵机一动,走到药柜裡拿了个口罩来带,和带上一副茶色眼镜。就在这时,那个男人从洗手间裡行出来了。

    「小姐,真是谢谢妳的帮忙,不然我不知怎麽算了。」

    「是吗,不算得什麽,你没事的话就可以走了。」

    「小姐妳不舒服吗,我看妳带着口罩,是不是感染了伤寒吗,严不严重呀。」

    「呀,没什麽的,有心了。」

    「不是呀,小姐,我听妳说话的声音不太清晰,有看医生吗。」

    「我没事的,先生如果没事的话可以走了吗。」

    「呀…那好吧,谢谢小姐妳了。」

    「咦,小姐,我有个问题想小姐妳可以回答我吗?」

    「什麽问题?」

    「我想请问小姐妳手带的那双手套是那裡弄来的,很性感呢,我公司也生产过这类的手套呢。」

    「那…那双手套…没什麽呀……」我的手很自然的向背后伸去。

    「小姐,妳的脖子也很美呀,闪亮亮的。」那男人说。

    我听他这样说,我的手又从背后伸到自己的脖子前想掩着牠。这时男人看在眼裡,笑笑口地说:「小姐,妳不用这样用手掩着了,我知道妳现在穿着的是一件全包式的乳胶衣,对吗?」

    「你…你怎会看得出来的。」

    「我早说过了,我公司也有生产这类产品的。看得出来有什麽稀奇呢。而且我觉得小姐妳穿得很好看呢。」

    「嗯,是吗。」我伸手脱去口罩和茶色眼镜。

    那男人看到我的面目后,脱口的说了一句话:「很好呀,正合我公司的要求呢。」

    「小姐,看了妳这身的打扮,我想起我公司裡正要找一位像妳这样子的模特儿来试穿我公司新推出的乳胶衣系列。不知小姐可否……」

    「我……到你公司试穿……」

    「是呀小姐…呀,说了这麽久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蒙氏国际集团〕的市场经理,我叫积奇,这是我的咭片。」

    「〔蒙氏国际集团〕,是他……东尼的弟弟。」冰儿在想。

    「冰儿,妳认识这〔蒙氏〕吗,干吗这麽大反应。什麽他的东尼的弟弟……」

    「嘿!我就是这〔蒙氏〕的总裁,也是这裡的老闆,但只是以前的事。」
    「妳是那〔蒙氏〕的老闆?」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样做呢。」

    「小姐…小姐…,妳没事吗,干吗呆了在想,没什麽的,我们是间大公司呀,
不会偏人的,放心好了。」

    「怎样呀,现在怎样做呀。」

    「无论他说什麽你也照做吧。」冰儿说。

    「照着做就成吗?」我说。

    「小姐,我公司是一间国际性的机构,不会偏人的,而小姐妳又爱穿乳胶衣,
来我公司当模特儿是最理想不过了。不知小姐意下如何呢。」

    「那好吧,看这麽大间公司我想也不会偏人的,那你想怎样呢。」
    「呀,真该死,说了这麽久还未请教小姐贵姓方名呢。」

    「贵姓方名。冰儿,我怎样回答呀。」

    「珍妮花。」冰儿向我说。

    「呀…我叫珍妮花。」

    「阿…原来妳叫珍妮花,名字真的好听,身材也不差呢…」积奇说。
    「什麽?」我说。

    「没什麽的,珍妮花如果答应我公司的工作,那麽妳明天可否到我公司裡详谈呢,到时我会和我哥哥一同向妳解释这份工作的性质和要求的。」

    「和你哥哥?」

    「是呀,我哥哥,他叫东尼,是〔蒙氏〕的总裁和老闆。」

    「呀,老闆……」

    「呀,珍妮花小姐可否给我拍摄一些妳穿着乳胶衣的照片吗,好让我回去有所交代呢。」

    「要拍照吗?那…那好吧。要怎样拍呢。」

    「那你先将这些外衣脱掉吧,我要看清楚妳穿了乳胶衣后的身材呢。」
    「真的要脱吗?」

    「脱了衣服后才能看到嘛,脱吧。」积奇说。

    于是我开始脱去上衣,首先是将丝质长袖外衣脱掉,再坐下将及膝软皮长靴脱掉,再脱掉皮制迷你短裙,然后再将蕾丝胸罩脱掉,最后也将黑色丝袜从腿上退下来,这时的我已是一丝不挂的站在积奇面前,我双手掩着下体,很害羞地向着他说:「就这样吗。」

    「真是美,来,让我再看清楚一下。」

    积奇走到我面前,一面看,一面围着我转圈,就说:「抬高双手,转转圈给我看看。」

    我抬起双手,转了个圈给他看。

    「真的不错,好一个肉色的乳胶美女,很诱人呢。」说到这裡积奇的手伸了过来我这面,还向我的身体上下抚摸着。

    我即时的反应就想将他的手推开,而且还想举拳就向他打去,但又被冰儿制止。

    「干吗不给我打他,岂有此理,他想非礼我呢,我堂堂男儿身给他抚来抚去。」
我说。

    「你现在不是男儿身,你是穿了一件女性人皮的我而已,请你由得他怎样就怎样吧,好不。」冰儿请求地说。

              灵幻人皮(五)

    我哗的一声,但已无力反抗他,只好任由他摆布。

  完事后,他满意地说:「记得明天一早便上来我公司找我了,我会和哥哥在等你的来临呀。」说罢就将衣服整理好便离开了。

  这时的我,躺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天花在想,不知过了多久。

  冰儿向我说:「你现在怎样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独个儿起来走进洗手间内将身上的乳胶衣脱掉,但要脱掉这乳胶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紧贴着我的身体,不能够一下子就将它脱下来。

  先是要拉开背后的拉链,拉链虽然拉下来了,但乳胶衣仍然贴着我的身体,那时我只好用力的将乳胶衣从身上拉下来,但也不是易事,乳胶衣好像贴着我的皮肤一样,很难将它脱下来似的,那只好续小的慢慢的将它脱下,先是面具,然后再将左右手臂也脱下,再将乳胶衣从身上一直脱下至屁股位,最后好像脱丝袜一样将乳胶衣整件从我的身上脱下来了。

  我走到浴缸旁边,打开水龙头,放了一缸满满的热水,准备洗刷一下这个身体,我走进浴缸里,用那花洒将热水洒到我身上,像要洗脱一些事件,我洗了片刻,说了一句话:「冰儿,我可以暂时脱下这件人皮吗?」

  「当…当然可以。你只要说:「人皮人皮快脱下来吧。」我就会离开你的身体了。」冰儿说。

  「我想一个人洗个澡,冰儿你不会介意吧。」我说。

  「那…那你随便吧。」冰儿说。

  「人皮人皮快脱下来吧。」我说。

  奇怪的事发生了,我的背部那条裂缝又慢慢的出现了,从我的颈部开始由上而下的裂开,当裂开至胸部时,我的丰胸也变回一个像放了气的气球一样,当裂开至下阴时,那片草原也变回我的小弟弟了,小弟弟终于从见天日了。

  我再将人皮好像脱乳胶衣一样慢慢的脱下,当人皮脱下后,回复了自我,我一声不作,将人皮小心的放过一旁,人皮也好像意会到我想独过儿在这里,所以人皮她自己从浴室里慢慢升起向客厅漂了出去。

  人皮离开后,我独个儿在浴室中享受这热水浴,一边浸着一边想着刚才的情况,想到自己是男儿身被一个男性侵犯,真想作呕,但细想下来刚才的情况,又不像是被鸡奸,而是一个女性被男性干着,那种感觉是很兴奋的,很回味的,想到这里,满脑子都是方才的情景……

  过了不久,将身体抹乾后便离开浴室,我全身赤裸走到客厅,看到人皮倘在沙发上,面部向下,看不到她的面孔。

  「冰儿,你怎样了。」但人皮没有回答我的说话,仍然是倘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你说说话好不好。」

  人皮慢慢的从沙发升起并转过身来,我看到她双眼在流泪,「对不起,刚才要你做出这样不要得的事情……」

  「算了,刚才的事不要再提了,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来吧,还是穿回人皮再说吧。」

  「你还要穿上我的人皮吗,但刚才的事……」

  「不要再说了,我现在是自愿的穿上你的人皮,不是你逼我的,我是说真心话的,我现在愿意帮助你。」

  「你愿意穿上人皮当女儿身吗。」

  「我愿意。」

  「多谢你,真的很感谢……」人皮漂起后向我的嘴上吻了一下,然后轻轻的降落在我的手上。

  我拿着人皮想也不想就开始穿着,因有着上次的经验,这次穿起来比上次快得多了,当我将面具向头一套上后,人皮背后的裂缝就开始合拢起来,封闭了我的身体,**也开始涨大起来,变后很结实丰满,小弟弟变成了一片平坦的草原,屁股浑圆结实,刹那间我已变成一个美女了。

  但这时的我仍是一丝不挂的,想穿回衣服,跟着就走进浴室内想取回那件乳胶衣来穿,但拿起乳胶衣想穿起时才发觉乳胶衣因刚才的过激情况下满布了汗水,要穿也不容易呢。

  这时冰儿说:「还有很多件呢,不一定要穿回这件的,这件就拿去洗吧。」
  「是呀,刚才也见到有很多件的,我真傻呢。」

  于是我走出浴室向卧室走去,进到卧室里,我看到放乳胶衣的那个手提袋,从手提袋中拿出一件全包式的半透明黑的乳胶衣来,这件乳胶衣和刚才的那件肉色的有个不同的地方,这件是连眼睛也是密封的,但因为是半透明黑色,所以是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天哥,你不一定要穿乳胶衣的,可以穿着其他衣服呀。」

  「不,我定要早点儿习惯穿这种乳胶衣才可以引他们上钓的,这些人渣,不可以留在世上。」

  「你的意思是……想…」

  我并没有回答冰儿的说话,只是坐下来将乳胶衣穿回自己身上,但今次这件半透明黑的乳胶衣比刚才的那件肉色的难穿得多了,而且还比肉色的薄很多和贴身得多呢,花了不少时间才将这件乳胶衣穿上。

  我走到直身镜面前看着穿了乳胶衣的我,是一个半透明黑的乳胶娃娃,没眼没口没耳朵,虽然看得不太清楚,面部是一块凹凸起伏的面额,但很平滑的,身体被乳胶衣包着,女性天赋的美态尽在我眼前流露出来,双手自然的在身上游滑着,接触到这个乳胶衣的身体,又浮起了那种冲动的思想,于是我不敢在想下去了,还是快点上床休息吧了,就是这样我穿着这半透明黑的乳胶衣睡觉了。
  「你这样就去睡了吗?」冰儿说。

  「是呀,我今天太累了,不想多说了想早点睡。」

  「……」冰儿想。

  一夜静静的过去了……

  「……现在是清晨六时正,今天天气……」是闹钟收音机的声音。

  「嗯…这么早就响起来了……给我睡多一会吧……」

  但是收音机的声音越来越大,声浪使我再没法入睡了,那只好起床洗个脸吧。我走到洗手间打开了灯,朦朦胧胧的去到洗手盆面前拿起牙膏和牙刷准备刷牙,拿起牙刷就往嘴里刷去,怎么刷不到的。

  我抬起头来往镜子一看,白色的牙膏只留在我的乳胶面具上,半透明黑加上雪白色的牙膏,真有趣,这时的我才记起我是穿着这乳胶衣睡觉的,原来我已穿了这乳胶衣一整晚了,于是我用毛巾将嘴上的牙膏抹去,然后开始脱掉这个乳胶面具,我伸手往后面想将乳胶衣的拉链拉下来。

  拉链拉下了,但乳胶面具并没有离开我的脸,反而好像没有拉下过拉链一样,乳胶面具仍然是紧贴着我的面孔,没有松脱的感觉。

  「怎会这样的,面具没法脱下来的。」

  我背着身子从镜面的反射看到乳胶衣背后的拉链虽然拉了下来,但是接口部位好像没有打开过似的,仍然是紧贴着我的身体,它好像黏贴着我的皮肤一样,但是接口处就有一点儿凉风慢慢流入。

  「为何脱不下来的?」我双手往接口处勐抓起来。

  「你不用乱抓了,这是没有用的,这是脱不下来的。」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呀,这件乳胶衣是不是没办法脱下来呢。」

  「又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用心急将它脱下来呀,一会儿就行了……」

  「一会儿就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一会儿要等多久呀。」

  「你有没有发觉你自从拉开了拉链后全身很热呢。」

  「是呀,是呀…越来越热的,但背后又有小小凉意。」

  「那你就静静的坐下来一会儿,一会儿你就可以脱掉这件乳胶衣了。」
  于是我坐在马桶上动也不动的,但真的越来越热了,我伸手往头想抹汗,但忘了乳胶面具仍然留在我的脸上,根本是抹不到的,但很奇怪,越热的我背部接口位的凉风就流入得越多,一会儿接口位贴着我皮肤的位置开始脱离我的身体,而且不断的扩大松脱,由腰部一直伸展上去。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面具好像可以脱下来似的,我心急的用手将乳胶面具从我的脸上扯下来,但它仍然是紧贴着,不能即时脱下,这情形就好像一些胶布贴在皮肤上,撕下来是要用点力的,最后面具终于可以脱下来了,但我的脸和乳胶面具上都留下了不少汗水。

  当脱掉面具后,乳胶衣就比较容易点脱下了,但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脱下,只好慢慢的脱吧。

  「好了…好了,终于脱了出来,真的很热呢。」

  「我也说过啦,不用心急脱下来嘛,一会儿就可以了。」

  「那是什么一回事呢,我穿着这乳胶衣睡觉时是很舒服的呀,一点也不觉得热的,但为何要脱下来时才这么热的,真不明白呀。」

  「不要想这么多了,你还是先洗个澡吧,这些事我迟些才告诉你吧。」
  「那好吧,就先洗个澡吧,满身是汗呢。」

  「呀,你要不要先脱掉这件人皮才洗澡呢。」

  「不用了,我早说过,我暂时不会再脱掉这人皮的,你放心好了。」

  「那……真多谢你。」

  就这样,一个复仇的计划即将会开始了,到底这间蒙氏国际为何要一些女性来当乳胶衣模特呢,这是什么一回事呢,下回分解。

              灵幻人皮(六)

    洗过澡后,我步出大厅返回睡房穿回衣服,但不是穿乳胶衣,而是穿回一些普通的衣服,我挑选了一套全黑的行政人员套装来穿着,黑色记形胸罩,炭黑色连裤丝袜,不穿内裤,再配上四寸黑色的幼跟高跟鞋,我就以这身装束去应那蒙氏两兄弟的约。

  我乘车照着昨天积奇给我的咭片上的地址找到了他们的公司,是一座很有气势的商业大楼,一步进大堂,看到的全是一些穿着整齐的行政人员,男的西装笔挺,女的体态动人,入电梯照着咭片上的楼层按按钮。

  当电梯门打开,一所气派堂煌的写字楼尽入眼帘,我走进接待处说要找积奇先生,接待员小姐立即致电入内找积奇,不久积奇满面笑容的出来迎接我并说:「欢迎珍妮花小姐来临本公司。」

    「那裡话,贵公司的装修设计真是金碧辉煌呢。」

    「哈哈,珍妮花小姐真是会说话。来,到裡面我们再详谈吧,请。」
    于是我便跟随积奇走进他们的会客室内,房门打开,在室内已有两人在等候了,其中一人就是积奇的哥哥——东尼,而另一人是位外表打扮得很冷豔的女性,她静静的坐在东尼侧边。

    「欢迎,欢迎,妳就是珍妮花小姐吗,正如我弟弟说的一样,真是一位大美人呢,来,快坐下,请。」东尼说。

    「你…就是东尼先生吗,幸会,幸会。」我礼貌地伸出手向他问好。
    「哈,那裡那裡,欢迎珍妮花小姐来临本公司才真,珍妮花小姐的手真是柔软呢。」东尼一副禧皮笑脸的样子。

    一旁的积奇看到这情况忙将话题转移并说:「东尼常常就是喜欢这样说笑的,
珍妮花小姐不要介意呀。」

    「呀,不会,东尼先生也很亲切呀。」

    「就是囉,亲切呀,亲切呀,哈哈。」东尼笑着说。

    「是了,大哥,这位珍妮花小姐是我昨天给你提及过的那位非常适合当我们的乳胶模特儿的。」积奇说。

    「呀,是吗,就是她。」东尼说。

    东尼站起来向我这边走来,向我身上打探了一会,然后走回积奇那处,二人细语交谈,一会儿,积奇回来向我说:「珍妮花小姐,我和东尼相异过,妳真是很适合当我公司的乳模特儿,但东尼想珍妮花小姐可不可以再一次穿着乳胶衣在我们面前展示一下呢。」积奇说。

    「嗯,这样可以的,但我没有带乳胶衣来这裡呢。」

    「呀,不要紧,珍妮花小姐,难道妳忘记了吗,我们公司是生产乳胶衣的,怎会没有乳胶衣呢,而且什麽尺寸我们都会有的,请妳放心试穿好了。」积奇说。
    「呀,那麽好吧,不知道我要穿怎样的乳胶衣呢。」

    「这样吧,一会儿兰西会带妳到更衣室内,裡面会有适合妳穿的乳胶衣的,妳穿好后出来给我们看看吧。」积奇说。

    于是我就跟随兰西进入会议室后面的更衣室内穿乳胶衣了。一进入更衣室,我看到很多很多乳胶衣一件件的挂在衣架上,有红的、黑的,蓝的,肉色的、透明的,多不胜数,而且全是全包式的,兰西走近这些乳胶衣处,给我选了一件紫蓝色的全包乳胶衣,这件乳胶衣的头套也是密封式的,即是除了鼻孔位留有两个小洞外,完全是密封的。

    兰西将乳胶衣给我后便说:「穿了它吧。」一把冷冰冰的声音从她口裡说出。

    我接过乳胶衣后,便开始脱衣服准备穿上这件乳胶衣,一旁的兰西也看着我脱衣,我想她是看我怎样穿起这乳胶衣吧,我将衣服和胸罩、丝袜裤都脱下后,一丝不挂的坐在椅上准备好穿这件乳胶衣了,同样地我照着在家时穿着的方法穿,但这件乳胶衣比起在家时穿的更难穿着,它穿起来比较紧及窄,时间也比我在家穿时用的更多。

  当我将双脚和双手都穿进乳胶衣时,我已经很累了,我站起来将乳胶衣的头套带上后,调整一下鼻孔位,使到我可以呼吸到,但我已经再看不到东西了,之后我伸手到背后想将拉链拉上,但总是不能一下子就拉好,我想这件乳胶衣的尺码会是少了一个码了,不然不会这麽难穿的,而且连拉链也拉不上。

  当兰西看到这情况后,她走近我身旁,从我背后将乳胶衣的拉链续点儿拉上,每拉上一寸,我的身体都被这乳胶衣压迫得越来越紧,当拉链拉到我的头部时,乳胶衣压得我差点透不过气来,最后,拉链拉到顶了,乳胶衣也密封了我身体,卡的一声,好像上锁一样的声音自我的头顶发出。

  这时的我已看不到东西,为因乳胶面具是不透明的,而且还很紧的密封着我的面,说话也有点儿困难呢,这时兰西让我穿回高跟鞋后便扶着我步出更衣室往会议室去,哗的一声,我隐若听到是发自积奇的口:「很漂亮呢」。

    「来来,快点儿来这儿坐下。」积奇说。

    兰西扶着我慢慢的行到坐位处坐下来,之后我听到积奇跟东尼说是不是很适合呢,我没有看错吧,她真是最适合不过了……之后两人又细语交谈了一会。
    「这样吧,珍妮花小姐,妳这身乳胶衣打扮真是好看,如果妳不介意的话,我们想拍一些照片,用来向我们其他的董事作讲解和示范,可以吗。」积奇说。
    「这……也可以的。」我隔着乳胶面具说。

    「好了,待我打电话到拍摄室准备一切,一会儿我带妳到我们的拍摄室裡影一辑照片吧。」积奇说。

    滴…滴…的按钮声,「是摄影室吗,我是积奇,一会儿我会带一位模特儿下来拍摄一辑照片的,快给我准备好器材。」积奇说。

    「成了,珍妮花小姐,我带妳去拍摄室吧,请。」积奇说。

    「好吧。」我说。

    于是我站起来跟着积奇步出会议室去,积奇扶着我走出会议室向走廊处行去,
沿途我隐若听到很多女声说着:「哗很美丽呢、她的身材很好呢,穿起乳胶衣来很贴身呀、她是谁呢,这乳胶衣穿在她身上很好看呢……」

    由于我现在看不到东西,每走一步都要由积奇来扶着走路,走了一会停了下来,积奇说:「我们要乘电梯往下层摄影室去。」

    电梯门打开了,我和积步出了电梯门往摄影室的方向走,走了不久,来到一间房间面前,门打开了……

    「呀,就是这位美丽的小姐吗。」有人在说话。

    「罗伦斯,就是这位小姐了,你要给她拍摄得美丽点呀,不然就抄你鱿鱼呢。」
积奇说。

    「积奇你这样说话呀,抄了我你们找谁给你们的美女拍照呀,哈哈……」罗伦斯笑着说。

    「说说笑而已,不要这麽认真呢,哈哈……」积奇笑着。

    「哈哈,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珍妮花小姐,她现在会当我们的临时模特儿的,这身乳胶衣打扮你要给她拍得美一点呀,我们要向董事会交代的。」积奇说。
    「那还用你说,这是我的工作呀,我如果拍得不好,能在这公司干了这麽多年吗。」罗伦斯说。

    「来,珍妮花小姐,我来扶妳坐好,一会儿我将仪器准备好后,我再让妳正式拍摄好吗。」罗伦斯说。

    「那好吧。」我隔着乳胶面具说。

    「珍妮花小姐隔着乳胶面具说话的声音真动听,很有魅力呢。我拍了这麽多乳胶模特儿来说,只有妳和那次蒙……呀…没什麽了。」罗伦斯说。

    「是吗,我的声音很好听吗。」我说。

    「当然好听啦,声音甜美,要是能看到妳的样貌更好呢,可惜妳现在带着乳胶面具呢,不然我一定会看看呢。」罗伦斯说。

    「那我可以先脱下乳胶面具一会儿的,这样你就可以看看啦。其实我也想脱掉一会呢,什麽东西都看不到,我有点儿怕呀。」我说。

    「呀……那…那又不用即时脱下,一会儿拍摄完成后才…才脱下来吧,又脱又带很麻烦的……」罗伦斯吞吐地说。

    「是呀,珍妮花小姐,又脱又带会很麻烦的,一会儿拍好很才脱吧。」积奇忙插口地说。

    就在这时,我嗅到一阵阵的香气,是香薰,好像是依兰依兰和坛香味,这时哒…哒…几声,四週的灯光明着了

    好了,珍妮花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来,我扶妳到拍摄地方去。」罗伦斯说。

    罗伦斯扶我起来,走到射灯下的椅子上坐好,四週的射灯照射得我全身发热,
在这几枝强力射灯下拍照了一会,我要求停一会儿,因为实在很热呢,我向罗伦斯说:「真的停一停好吗,我全身都很热呢,这些射灯照得我全身发热呢,很辛苦呀。」

    哒…哒两声,四週的射灯关了。

    「呀,珍妮花小姐也辛苦了,来,我给妳按摩一下,一会儿再拍吧。」罗伦斯说。

    「我想脱掉乳胶面具一会呢,这样带着它很辛苦呀,又看不到东西,我有点怕呢,而且我觉得它好像越来越紧呢。」我说。

    「不会吧,这只是心理作用呢,可能射灯的热力影响到妳吧,我给妳一条冻毛巾抹抹吧,这样妳会舒服一点的。」罗伦斯说。

    一条冰冻的毛巾在这时盖到我的面上,一阵冰冻的感觉来自这条毛巾,而且还有一点点药味……

    「好了点没有,不一定要脱掉乳胶面具的,这样舒服点吗。」罗伦斯说。
    「是好了点,但…你们干吗……不让我先…脱下乳…胶…面…具……」这时的我就晕倒了。

    为何他们不让我脱掉乳胶面具呢,这到底有什麽阴谋呢,跟着下来我会有什麽事发生在我身上呢,请看下回。

              灵幻人皮(七)

***********************************    (这是首次和女友(Alice )共同篇写的故事,希望大家会喜欢以后的桥段
发展)
***********************************
    「她真麻烦,要这麽久才晕倒呢,先前的那几个很快就晕倒呢。」罗伦斯说。

    「我也没想到她可以支持这麽久的,她穿了我们的乳胶衣和嗅到我们的香薰,
应该一早就晕倒呢,我也不知她可以支持到的,如不是再加上迷药,我也不知怎样办了。」积奇说。

    「不要想这麽多了,还是快点把她送到撒旦博士那裡去,不然她醒过来就麻烦了。」罗伦斯说。

    鸣~~鸣~~的声音从罗伦斯所按下的按钮后嚮起,过了不久就有一群穿着乳胶衣的少女来到这个摄影室将我带走了。

    「就这麽简单就有多一名乳胶奴隶了,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呀,哈哈~~~」积奇笑着说。

    她们将我带出摄影室后,转向一幅牆的面前便停了下来,其中一位乳胶少女向牆旁边的石凋按了一下,牆便自动的打开了,裡面是一条黑漆漆的通道,乳胶少女们将我带入这条通道后,牆身便自动关闭了,这条通道一直通往一所密室,这所密室就是他们的实验室了,乳胶少女们将我放到一张桌面上,然后就离去了。
    「…就是她吗…」一把沙哑的声音发自一位中年男人。

    「对,就是她。」积奇不知何时进了来。

    「……找了这麽久才找得五人……你们怎样做事的……」沙哑声音的男人。
    「我们已很努力地找寻,但不是说找到便找到呢,你要的条件这麽多,找到已是很幸运了,博士。」积奇说。

    呀,原来这位就是撒旦博士,这所实验室的主人。

  「……我不管,你们一定要在限期前找齐这七人,不然主人怪罪下来你我也应付不来的,你知道吗……」博士说。

    「是。我知道了。」积奇说。

    这时实验室的门打开了,有两个人入了来,他们是东尼和兰西,这时的兰西穿着一件全包式的白色乳胶衣,但看真点又不像穿着,因为兰西的面给了我们答桉,兰西的五官也像乳胶衣一样,不是被乳胶衣包着,而是乳胶衣就是兰西的身体,她是一个白色的乳胶人。相反一旁的东尼好像很怕兰西似的,和刚才在会议室内刚好相反。

    「博士,进展的速度如何,主人等得不耐烦了。」一把冷豔又像机械的声音发自这个白色的兰西。

    「…~是…是…~我会加快进度的……请……向主……人回话…~」博士口震震的说。

    这时兰西望向我这边来,并一步步的走近,在我的面前停下来,看了我一眼,
伸出手来向我的面上推了几下,并说:「快在她身上洒上生化溶液胶膜,然后和其他的人困在一起,待她们达到指定的级数时就干掉她们吧。」兰西像的机械声音。

    「是,我们会处理的,请代向主人交代好了。」积奇说。

    这时撒旦博士将一些溶剂喷洒在我身上,很快的这些溶剂便形成一层黄色的胶膜,之后撒旦就命一些乳胶少女将我搬运到另一所密室内,这儿四週漆黑一片,内裡有数个铁笼,而且每个铁笼裡面还有数个人影,她们的身体都呈现着数种颜色,有黄的、橙的,红的和绿的,奇奇怪怪的,之后这些乳胶少女将我和其中一个铁笼的几个少女困在一起,然后就离去了。这时的我仍然是晕倒的状态,但思想则是无比清晰。

    「天哥,你现在怎麽了,可以和我沟通吗。」冰儿对我说。

    「我没什麽,但全身都不能动弹呢,怎会这样的。」我说。

    「是这样的,他们给你的身体喷洒了些生化溶液胶膜,你的身体现在是不能动了,但你不要胆心,因为你现在穿了我这人皮后,是不会再受这生化溶液的控制了。」冰儿说。

    「什麽生化溶液,我不明白妳所说的意思呢。」我说。

    「生化溶液胶膜是我生前公司的一项革命性的发明,本可在医学界中创另一个高峰,但给她从中破坏了……」冰儿无奈的说。

    「她…她是谁。」我说。

    「她是一个可恶的人,我一定会亲手干掉她……」冰儿说。

    「不管怎的,现在我仍是无法动弹,那怎才好呢。」我说。

    「不虽心急,再过一会儿你就可以动弹的了。」冰儿有信心地说。
    「喂,你怎麽样了,能说话吗。」一把女的声音向我说话。

    「…呀…妳是谁呀,是…是妳跟我说话吗。」我用力地说话。

    「是谁呢,这声音很熟悉呢,到底是谁呢。」冰儿心裡在想。

    「是呀,妳现在怎麽啦,可以动和说话吗。」这把女声说。

    「我想可以吧,但我仍然是动不了,妳可以帮我吗。」我说。

    「我看妳是给他们骗来这裡的,单看妳穿了他们的乳胶衣就可以肯定了。」那女声说。

    「那妳可以给我脱掉这乳胶衣吗,他们总是不想给我脱掉呢。」我说。
    「那当然了,要是他们会帮妳脱掉这乳胶衣,他们就不会给妳穿了,妳真傻呢。」那女声说。

    「妳这麽说到底是什麽意思,他们给我穿了这乳胶衣没有什麽问题呀,我不明白呢。」我说。

    「我看妳什麽也不知道呢,这也难怪妳的,我想必定是积奇说妳穿了乳胶衣后很好看吧,所以妳才来这裡吧。」那女声说。

    「妳怎知道的。」我说。

    「嘿,他对每个人都是说这种话的,我知道的很多少女都是给他这麽说才来这裡的,现在妳们只能在这儿等死吧。」那女声说。

    「这是什麽意思。」我说。

    「嘿,他们在妳身上喷洒了生化溶剂胶膜,妳的生存希望就无望了,慢慢的等死吧。」那女声无奈地说

    生化溶液胶膜是什麽东西,会对我有什麽影响呢。」我说。

    「它会将妳的生命力全都吸尽,到时妳只会是一具死尸吧,之后他们会将妳身上的生化溶液胶膜脱下,再移到别的女性身上,从而再得到这女性的生命力,週而复始,直至吸收了一百个女性的生命力后,才会给另一个特选的人穿上,再进行乳胶进化程序。」那女声说。

    「那乳胶进化是什麽,妳怎会这样清楚的。」我说。

    「因为我就是他们所说的特选人仕中其中一人了。」那女声说。

    「那真多此一举,他们可以直接在我身上喷洒就行了,干吗要我穿上这乳胶衣呢。」我说。

    「那是用来当他们的乳胶女奴的,乳胶女奴是具没生命、没思想的行尸,当妳的生命力被这生化溶剂胶膜吸收后,他们会将此胶膜脱下,移到别的女性身上,而妳的身体就会植入他们的变种DNA细胞,就像刚才将妳抬入来的那几个乳胶少女一样。」那女声说。

    这时我的身体已可以动弹了,我很熟练的将身上的生化溶化胶膜轻易脱下来,
那女的看到后不禁吃惊。

    「妳怎能做到的,没可能有人能自已脱下生化溶化胶膜的,除非是……没可能的,她……」那女声吞吐地说。

    这时我伸手到背后想脱乳胶衣,但这时我才发觉这乳胶衣原来是上了锁的,难怪我当时穿衣时听到卡的一声,原来这乳胶衣是有锁的,我用力的想将这锁弄开,但我的力量好像被封着一样,弄不开,难道是这乳胶衣。

    「喂,可以帮个忙吗,帮我先脱掉这个乳胶面具好吗。」我去对那女声说。
    「好吧,我帮妳脱掉它吧。」那女声说。

    那女的手按在我的头上的那个锁,用力一扭,卡卡两声,那锁便应声断开了,
我也忙将乳胶面具和乳胶衣一併脱下,但现在的我却一丝不挂的。终于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了,这时我望向那女的,她全身都呈现橙色,身体和面都一样,五管也一样,和兰西当时完全相同,我随即脱口说了一个名字——「罗拉」。

    「罗拉是谁,妳怎会认识她的。」我在跟冰儿说。

    「她是我爸爸的手下其中一个了不起的科学家。」冰儿说。

    「妳怎知道我的名字,妳到底是谁,我从不认识妳的。」罗拉惊讶地说。
    「这个以后再谈,我想知道,布朗博士现在怎样了,他…他现在安好吗……」
冰儿用我的口说。

    「布朗…布朗博士,妳怎会知道他的名字,妳和他有什麽关係. 」罗拉目露
凶光地说。

    罗拉怎会有这样的反应,她和布朗博士有何关係,为何会被困在这儿,而且全身呈现橙色乳胶状态呢,故事峰迴路转,人物结构开始复杂化,以后的发展如何,请看下回。

***********************************    因这次是首度和女友(Alice )初次合写,情节上可能会有点乱,但以后会
加以修改,如喜欢的请多多回帖给点意见
***********************************
              灵幻人皮(八)

    妳到底是谁,怎会认识布…朗博士的。」罗拉激动地说。

    「说来话长,到底布朗博士现在怎样了。」我代冰儿说。

    「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早就给他们迫供了,还会被他会弄到这麽样吗。」罗拉看着自己的身体无奈说。

    「罗拉,他们在妳身上弄了些什麽,妳怎会变成这样子的。」我代冰儿说。
    「嘿,他们找不着布朗博士实验得来的结果,就在我身上进行他们在布朗博士处找到的部份实验数据,由于数据不足,撒旦博士将他在布朗博士那裡共同研究所得的资料加到我身上,继而产生了另种变异机因,就是妳现在看到的我了。」罗拉说。

    「是生化乳胶变种。」我说。

    「妳怎会知道的,这种高度机密的资料,只有我和他们少数人得知外,应该是没人知道的,难道妳是布朗博士的……,不会,她已经变成……,不会的…不会的……」罗拉自言自语。

    我走近罗拉身边,用手摸摸她的身体并说:「生化乳胶变种怎会是这样的,难道他们用了那条方程式……「是七级浮屠」。」

    「妳知道的东西真不少呢,连这高度机密的资料妳也得知,看来妳也非善男信女呀,妳到底是谁。」罗拉说。

    「我是谁妳迟些就会知道,但以我所知「七级浮屠」应该不是这样的,妳可以告诉我吗。」我说。

    「嘿,真正的「七级浮屠」当然不是这样的,除了主人外,我相信世上没有人可以做得到了。而我身上的只不过是次等级的「七级浮屠」,而且每人只能修炼一级。」罗拉说。

    「照妳所说妳的「七级浮屠」是用移植的方法而成的,而妳的级数应该是第二级「橙级」了。」我说。

    「妳说得没错,但妳是怎知道的,妳到底是谁?」罗拉说。

    这时那群乳胶女奴又将两个被生化溶液胶膜套着的两名少女抬进来,而且还放进另外两个铁鑨内,之后就离开了。

    「又有两名受害者了,看来他们很快就会达到一师军队的目标了。」罗拉说。

    「一师军队?他们想怎样?」我说。

    「妳看到的乳胶女奴,是主人用来统治全世界的军队,而我们就是她们的指挥官。」罗拉说。

    「那依妳所说,妳是橙级的指挥官。」我说。

    「没错,所谓「七级浮屠」,除了主人外,根本没有人可以练成,所以主人将其机因改造成可以分开七个等级,而每个等级也只能适合一个人修练,而这七个等级依次序分别为:最基层的黄级、第二级橙级、第三级红级、第四级绿级、第五级蓝级、第六级白级和第七级最顶级的黑级。」罗拉说。

    「但依我所知的,「七级浮屠」还有更高一级的,是究极的「金级」……」我说。

    「金级……妳知道…「金级」…妳…妳是……没可能的……妳…」罗拉一直吞吞吐吐地说。

    这时我走近罗拉耳边向她说了句话,罗拉听后的反应是震惊,之后又微笑。
    「原来如此,怪不得妳会知道这麽多机密资料,那妳快走吧,由这边出口一直走,尽头的转角有间房,房内会有衣服给妳穿的,之后妳就由秘密通道走吧,在衣柜后有个暗制,按下后就会有条通道,这条通道会带妳离开这裡的了。但以我现时的能力是没法可以打开这个铁笼的锁。」罗拉说。

    「这个妳不用担心,但我离开后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妳的。」我说。
    「放心吧,他们不会为难我的,我是他们要找的其中一人,不会有事的,但以后见面时妳我将会是敌人了。」罗拉无奈地说。

    「那我走了。」我说。

    「在瑞士,布朗博士在那裡. 」罗拉说。

    「多谢妳。」我听后很高兴地说。

    我拿着铁笼的锁用力一握,一度耀眼的红光在我身上发出,一闪即誓,那铁笼的锁应声断开了,这时的我跟着通道一直走,头也不回。

    「是「红级」,和主人的一样,是真正的「七级浮屠」。」罗拉说。
    这时的我走到房间裡找到衣服穿上,并跟着秘密通道走去,离开了这栋大厦。

    话分两头,兰西和东尼向着一间房走近,房门打开,两人走进房间内,裡面坐着一个人,兰西和东尼向那人汇报刚才的事情,那人听后回过头来面向兰西,是个女的,样貌很美,一身耀目的光芒,是肉色的,和兰西一样全身都是乳胶,但全身散发着一股邪气,她就是兰西的主人——「蒙冰」。这个人是蒙冰,那和穿着人皮的蒙冰又有什麽关係呢,这待以后自会分解。

    「事情进展如何呀。」蒙冰说。

    「主人,那个可以修练红级的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和罗拉关在一起。」兰西说。

    「这麽说还欠两个人就齐全了,我的精锐军队——「七色彩虹」快完成了,哈哈……」蒙冰狂笑。

    「恭喜主人,贺喜主人。」兰西说。

    「啍,不要说这麽多废话,快点给我完成它,不然干掉妳。」蒙冰怒言地说。

    「是,主人。」兰西惊慌地回答。

    蒙冰喜怒无常的反覆表现把兰西吓得无话的缩在一旁,不敢作声。
    「这儿没妳的事了,出去好好的把事弄好吧。」蒙冰说。

    「是主人,我立刻去办。」兰西说。

    「东尼,你留下来,我有话跟你说,兰西妳出去吧。」蒙冰说。

    「是主人。」东尼说。

    「是主人。」兰西说。

    兰西说罢就离开了房间,留下东尼一人在这裡. 「东尼你过来我这边。」蒙
冰很温柔地说。

    「主人有何分付。」东尼说。

    「快给我穿上这乳胶衣。」蒙冰喝骂地说。

    东尼拿起蒙冰给他的肉色乳胶衣,是一件男式全包式的乳胶衣,只有眼和鼻孔是露出的,东尼将自己的衣服全脱掉,然后开始穿这乳胶衣了,东尼很熟练的将乳胶衣穿在身上,手、脚、阳具和面都被乳胶衣密封着了,蒙冰这时走过来给东尼将乳胶衣的拉链拉好,这时的东尼是个肉色的乳胶男人,手、脚、面和阳具都是乳胶的。

    「嗯,东尼,快来我这边来……」蒙冰妖媚地说。

    东尼这时像着了魔的走向蒙冰,但边走边在震斗,像很害怕似的,而这时的蒙冰,身体上出现了变化,就是身体由原本的肉色乳胶状态开始变色,由肉色开始变成黄色,再由黄色变成橙色、红色、绿色、蓝色、白色,最后变成全黑色,一个全漆黑的蒙冰站在东尼身前,身上发出耀目的漆黑光芒,东尼全身震斗站在她身前,这时蒙冰双手用力的握向东尼,将他拉到自己身边来。

    「快点给我。」蒙冰狂叫地说。

    这时东尼和蒙冰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东尼将那儿插进蒙冰那处,很痛苦的全力揪插着,而蒙冰正享受东尼的全力出击,在这时蒙冰的身体再次出现变化,由原本漆黑的身体开始变成澹黑色,再由澹黑变成澹灰色,由灰再变成澹白色,再变成透明,但变成透明后一直再没有变化,而东尼则很痛苦在震斗着,这个情况持续了十数分钟,蒙冰这时用力的将东尼推开自己的身体,并很怒地说:「给我脱掉乳胶衣滚出去。」

    东尼给蒙冰推开后,全身震斗的在脱乳胶衣,他很辛苦的才将乳胶衣脱下,穿回衣服后马上离开房间,像是拾回性命似的,相反蒙冰则毫无表情的坐着,身体由透明变回肉色了。

    「岂有此理,还欠什麽呢,干吗每次也是到这儿就无法前进的,到底欠了什麽?布朗你这浑蛋,你在那裡!!」蒙冰在狂叫。

    到底是什麽一回事,怎会有两个蒙冰的,那件人皮蒙冰又是谁呢,两者之间有什麽秘密呢,布朗博士与她两又有什麽关係呢,什麽是「七级浮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