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梁洛施】


--

  自从2005年拍摄一部奇幻轻喜剧《虫不知》后,年方17的香港女星梁洛施一炮而红,迅速凭借其青春靓丽的少女形象获得了众多少男少女的青睐。

  梁洛施在《虫不知》中扮演一名拥有与昆虫交流的特异功能的女学生,通过与昆虫的交流从而能够指挥昆虫,最后也正是因为她的这个特殊能力而使得自然界从灾难中被解救过来。

  虽然梁洛施凭借这部影片迅速走红,但是这部影片也为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灾难,可谓前所未有,骇人听闻。

  自然界的发展都有其各自的规律,自然界的各类生物也都存在着各自的阶级性,如狮群中有狮王,猴群中有猴王,在昆虫界也是如此。

  昆虫作为地球上物种最丰富、数量最多、历史最悠久的生物种群之一,其阶级性的发展比之其他生物更甚。昆虫界中由“虫王”统帅,昆虫的进化在自然界中可谓“先进”,它们的适应性、繁殖力等均相当突出,这是由于作为领袖的“虫王”具有某种特殊的进化和繁衍的方式。另外,虫王统帅的并不单单是昆虫类,除此之外还包括一部分节肢类动物,如蜘蛛、蜈蚣、蝎子,又或是蚯蚓那一类被我们俗称为“爬虫”的动物。

  昆虫是自然界中相当重要的一环,与人类的接触也相当频繁,《虫不知》这部影片在人间广为流传,在昆虫界也受到了相当的关注,因为电影本身便是讲述昆虫的。不过这部影片、尤其是影片的女主角梁洛施却意料之外的惹怒了虫王。

  自然界中的昆虫之听命于虫王,自古以来,无人能与昆虫沟通、交流,更别说是命令、指挥。人类无法像驯化其他生物一般驯化昆虫,并非因为昆虫的智力有限,相反,由于千百万年的演替进化,昆虫具有超乎人类想象的智慧,只是人类所不了解。但是,在电影《虫不知》中,虽然大大赞美了昆虫在自然界中的作用,但是对于人类女生能够与昆虫交流甚至命令昆虫这种情节的存在,却使身为昆虫界最高统帅的虫王所不能容忍的。因此它决定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妮子。

  一天晚上,洛施做完通告,由公司司机将她送回了自己的住所。洛施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自己的房间,连衣裙鞋袜都顾不上脱掉便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可是睡了没多久,洛施便被一阵“唏唏嗦嗦”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睛,仔细搜索声音的源头,发现这怪异的声音自她家的地板下传来,而且越来越响。当洛施疑惑的打开床头灯时,站起查看时,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床边的地板突然裂开一个大洞,整个地板都塌陷了下去。随后无数飞虫如同黑雾一般从塌陷的洞中飞出,瞬间将洛施整个人笼罩起来。

  洛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跌倒在地上,双手挥舞拼命驱赶身边的飞虫。由于飞虫的数量太过惊人,根本无从驱散。飞虫环绕着洛施,集中力量将她一点一点向洞口推去,而就在这时,突然从洞中爬出数十只巴掌大小的蜘蛛,对着洛施喷射出大量蛛丝,将她紧紧地缠绕住,随后配合飞虫,将洛施往洞中拖。

  “啊!不要!救命!”梁洛施支撑了一段时间后,最终体力不支,被蜘蛛拖入了黑洞之中。

  随后,梁洛施感到自己不住的下落,黑洞好像深不见底,在下落的过程中,洛施渐渐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洛施慢慢的恢复了意识,她睁开眼,只觉眼前眼前一片漆黑,又过了一会儿,双眼才慢慢适应了这黑暗,让她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洛施躺在一个山洞中,由于黑暗的关系,洛施看不清山洞究竟有多宽敞,山壁都被隐藏在了黑暗之中。洞顶也很高,有些许的光线从洞顶的石缝中泄下,使环境还不止于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唏唏嗦嗦”的声音再度响起,听声音就像有成千上万的虫子在四周爬行。梁洛施的脑中浮现出无数昆虫爬行的恶心场面,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梁洛施环顾四周视线范围所及之处,所幸那些虫子并没有爬到自己的身边来,但只是听到那声音便足以让洛施鸡皮疙瘩掉落一地。虽然拍摄的《虫不知》便是讲述与昆虫的故事,但是毕竟电影中的昆虫都是用电脑特效做出来的,身为一个女孩子怕虫是天性。

  突然,山洞发生一阵剧烈的震动,洞顶被震开了一个大口子,石块纷纷坠下。洛施惊叫一声避开落石,退往山壁处。由于山顶被震开一个大口子,洞内顿时变得光线十足,洛施发现自己所靠的山壁上密密麻麻爬着各种各样的昆虫,大大小小、五颜六色,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各种爬虫爬满了整个山壁,看得洛施差点恶心的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赶紧手脚并用的有爬回到了山洞中央,尽可能的远离那些令人恶心的虫子。

  就在这时,一片阴影笼罩在洛施的上方,随后迅速移动,沿着山壁向下爬行。

  洛施抬头一看,立马被眼前所见惊吓的双目圆睁,樱唇张大的足以噻下一只鸡蛋。

  那个物体很快便爬落到洛施的面前。

  那完全是脱离人类常识的存在。

  总的来说,它的外形犹如一只蜘蛛——一只巨型的蜘蛛,体长绝对超过两米。它有着蜘蛛的体型,三节式的身体、头部的七对复眼、以及蜘蛛特有的八条长腿。

  但是,与蜘蛛不同的是,它的背部长这一对巨大的翅膀,那种类似于甲虫的翅膀,角质的外壳下,呈现出半透明状的膜翼。

  它的尾部露出一根硬刺,看样子应该是平时收缩在身体内,仅露出刺尖部位,特殊情况下便会从体内刺出,究竟有多长,已无从得知。

  而它的皮肤呈现出黑色与暗黄色条纹相间的虎纹色彩。

  这个怪物,便是统帅昆虫界的虫王!

  经过千百万年的进化,虫王形成了独特的基因体系。它不同于其他生物拥有基因生殖系统的隔离,它与其他生物之间并不存在由于基因引起的生殖障碍,换句话说,它可以与地球上的任何生物进行交配繁衍,除去其他种类的昆虫,还包括其他飞禽走兽、鱼虾蟹蚌,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人类。而每一代虫王,均为雄性。

  通过与其它生物进行交配繁衍,不仅保留了自身所特有的基因,更在不断的交配繁衍中,吸取了其他生物的优秀基因,从而使得自己不断的进行进化。

  但是,吸收其他生物基因的工作却相当缓慢,前一代虫王与某种生物进行交配后,再与之交配的雌性生物体内,胚胎会根据雌体种类的特性而在雌体体内潜伏数年甚至数十年不等的时间,以完成虫王基因与雌体基因的完全融合。在这个过程中,胚胎并不影响雌体与其同种生物的正常交配,并且,即便雌体因寿命或其他原因死亡,胚胎仍能保持雌体残骸完整,并不会因死亡而腐烂。

  当然,假若雌体被某种猎食动物所捕食,那么胚胎便会加速繁衍,即便是未能将雌体基因完全融合,也至少保证了虫王基因不被隔断。

  当胚胎完成了与雌体基因的完全融合后,雌体便会分娩出新一代的虫王幼虫。幼虫会找到它自己的父亲,随后慢慢将父亲吞噬,作为自身生长发育的养分。当幼虫完全吞噬自己的父亲后,幼虫便真正成长为新一代虫王,统领地球上的昆虫,直到它找到自己认为合适的雌体,进行交配以培养自己的后代,这样便开始了新一轮的生命轮回。而每一代虫王的外形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虫王在幼虫阶段的基因挑选,例如梁洛施看到的这一代虫王,便是将蜘蛛的体型作为自己的基体。

  虫王的寿命相当长,这样有助于寻找到更为优秀的雌体。这一代虫王从成年开始已经活了近百年的岁月。

  很明显,虫王是找到了自己认为合适的雌体。

  它命令手下将洛施带来是为了给她一个恐怖的教训,以树立自己在昆虫界无可替代的地位。

  但是,自从它一看到梁洛施,便给她的青春靓丽所吸引,从而决定与之交配,哺育下一代。

  自从人类出现后的百万年历史间,历代虫王从没有选择人类进行交配繁衍,并非因为人类的基因不够优秀,而是因为地球表面上的主宰者的人类是少有的智慧生物,基因库的丰富程度是其它生物所无法比拟的。在这种情况下,连历代虫王都无法预知与人类基因融合后会产下什么样子的后代。

  但是这位虫王却因长时间没有交配而淫念大增,更因梁洛施的特殊吸引而决定与人类基因进行融合。

  细长的柳眉、漆黑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柔软饱满娇润的樱唇和线条优美细滑光洁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越发的衬托出这位小美人的婀娜妩媚;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晶莹洁白、光泽动人得如同皎月一般,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32、24、34诱人三围,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梁洛施穿着她做通告时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很休闲的粉红色T恤,白色的短裙用细细的腰带轻轻系住,前面两幅裙襟相互重迭盖住一部份,这样可使玉腿若隐若现;裙摆的边缘辍了一圈垂穗,增添了裙子飘逸的感觉。这种打扮更是凸显出她的清纯少女气息。

  虫王停在洛施的面前,七只复眼闪烁着异样的红色光芒。

  梁洛施向突然从噩梦中惊醒一般,尖叫着向后爬去,也不管山壁上的虫子,身体紧紧靠住山壁,远离山洞中央的怪物。

  有几只昆虫就趁机爬上了洛施的身体,从她的衣领和短裙中爬进了她的身体。

  “啊!”素来惧怕虫子的洛施顿时被吓得手忙脚乱,双手胡乱在身上拍打,不知该怎样将那可恶的虫子弄出来。她的双腿也微微摆动着,光洁如玉的大腿在短裙的掩映下忽隐忽现。

  这一幕彻底激起了虫王的淫欲!

  虫王张开它那巨大的口器,一股浓密的蛛丝从口中喷出,缠住梁洛施的双足,随后用力往自己这边吸。

  洛施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彻了过去,滑到了虫王的身下。

  近距离看着虫王,洛施更觉心中恐惧,还以为虫王要将自己吃掉,生命危急关头求生本能发挥作用。她捡起一块尖石砸向缠绕在自己足上的丝线,将其隔开,随后迅速翻身,朝前爬去。

  但虫王怎会让猎物逃脱?它昂起自己的前足,用爪子再次抓住了洛施的双足,将她拖了回来。

  虫王的四对足各不相同,一对前足发挥着“手”的功能,其形状就像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一般,长有五根手指,第一对腹足如同蝎子或者螃蟹的螯,第二对腹足则与其他昆虫的足无异,但都密密麻麻长着许多吸盘,方便攀爬。

  虫王摁住洛施的双腿后,用它的那对螯揽住洛施的纤腰,将她的上半身抬了起来,随后前足穿过洛施的肋下,用它那对与人类手掌及其相似的前爪一把摁在洛施的胸脯上。

  洛施32的胸围虽算不上很大,但胜在乳形较好,虽然不大但却依然弹性十足。而虫王深知,对于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来说,刺激对方的乳头能够大大提高对方的性欲。

  “啊!你干什么?!”洛施惊叫一声,敏感的乳头突然遭到袭击,虽说隔着一件T恤和乳罩,但是由于年少未经世事,除自己外从未受到过别人的触碰,故异常敏感。她用力向扳开虫王的双手,但无奈力量相差太多,让她实在无能为力。

  虫王用力在洛施的胸前腹膜刺激着对方,随后,从口中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带着黏黏的唾液舔上了洛施香滑的颈部。

  洛施心中暗叫死定了,自己刚刚因拍摄与虫子有关的电影而一炮走红,现在却将丧命于这只巨型虫怪的口中。

  哪知这只虫怪仅仅停留在舔的程度上,柔软的舌头舔遍后颈暴露在外的细嫩肌肤,留下丝丝令人恶心的粘液。随后,舌头绕到洛施的前颈,像条蚯蚓一般爬上洛施无暇的脸庞。

  洛施心中惊恐万分,一动都不敢动,紧闭双眼,强迫自己不去想想脸上那恶心的存在。

  舌头游走到洛施的唇边,洛施本能的抿起了自己的双唇。哪知那异常柔软的舌头硬是从洛施紧闭的双唇中挤了进去,钻进了洛施的口中。

  “呜……呜呜……”洛施哪料的到这招,顾不得抚摸着自己胸口的那双手,伸手想去抓住那条侵入自己口中的舌头。

  但是虫王更快一步,一把抓住洛施的双手,阻止她抓住自己的舌头,然后舌头突然膨胀,一下子就将洛施的樱唇撑开,柔软粗壮的舌头在洛施的口中不断翻搅,吸取着美少女的香泽。

  同时,又从口中伸出数根触手分别从洛施的衣领中伸了进去。

  那些触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洛施的身体各处,其中有几根钻入了她的乳罩内,缠绕在她的乳房上,随后用触手的尖部撩拨着洛施的乳头。

  失去了T恤和乳罩的隔离,触手触碰乳头的触感毫无阻碍的传递到洛施的大脑中,又酸又痒又麻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

  “呜!呜呜呜!呜……”洛施被这种又酸又麻又痒的感觉刺激着全身,只感到有说不出的难受,偏偏口中又被怪异的舌头塞满,连呼喊发泄都办不到。

  这时,一条触手抓住了洛施的乳罩,一把将乳罩用力扯了出来,其余的触手更是紧紧地缠绕在洛施的轿躯上,肆意爱抚,除了乳头传来的触感,触手滑过腋下、腰间、乳沟这些敏感娇嫩的部位,更是惹来阵阵搔痒,使得洛施难受至极。

  接着,虫王又从口中伸出三根触手,沿着洛施的娇躯滑向了她的双腿,其中一根触手如同蛇一般缠绕住洛施那双光洁如玉的大腿,并且来来回回的不断抚摸,触手上带有密密麻麻的短绒毛,尤其是钻入洛施双腿的内侧更为细嫩的部位,更让洛施感到如同千万只小虫爬在自己的腿上,想要伸手去拨开,双手却被虫王牢牢地抓住。

  另外两条触手一条撩开了洛施的触手,另一条则咬住了洛施的内裤,并将它一点一点向下褪。

  “呜呜!呜!呜呜呜……”少女的内裤岂是能够容许别人随随便便脱下的,更何况脱她内裤的还是这么一个怪物。洛施随隐约感觉到这只怪物并非是拿自己当晚餐,而是相对自己进行兽奸。芳心一阵惊恐,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如何能被这种怪物所玷污?

  洛施紧紧夹住自己的双腿,但是由于双腿间已经插入了一条触手,使得另一条触手有足够的空间褪下自己的内裤。

  但是触手只是将洛施的内裤褪下少许,仅露出带有乌黑发亮绒毛的阴阜。

  这时虫王终于将它的舌头从洛施口中伸了出来,并迅速向洛施的下体伸去。

  “啊!放开我!不要!不!住手!啊……不要啊……怪物……畜牲!放开我……放开我……呃!救命啊……呜呜……救命……不要!”得到解禁的洛施立刻嘶声尖叫起来。

  那条舌头已经钻入了洛施的双腿间,并且舌头上竟遍体长出无数半公分来长的小触手,条条均像小蛇一样不停扭动,看得洛施直犯恶心。

  舌头上的两条小触手咬住了洛施两片粉嫩的小阴唇,由于正处花季年华,且未经人事,两片阴唇嫩得就像豆花一般。洛施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她几乎不敢想象会有何等恐怖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小触手咬住洛施的两片小阴唇,并将它们向外翻开,下体立刻传来丝丝的麻痒之感。洛施以为它会直接插入自己的阴道之中,不住地呼喊挣扎。

  但是虫王当然不会让交配仪式进行得如此简单,它舌头顶端抵住洛施的穴口,微微的上下左右摇动,若即若离的触碰着两片小阴唇的内壁和阴道口下方的阴道前庭窝部位,舌头上的无数小触手不停的抚摸撩拨着阴道四周的两片大阴唇和阴蒂包皮等部位,更有两条略长、略粗却更为柔软的小触手不停的撩拨着洛施的那粒晶莹剔透的阴蒂,以及位于阴道口和肛门之中的名为“会阴”柔软地带。

  这样一来,洛施整个下体的柔软敏感部位全部处于虫王的控制之下,那种轻柔的抚摸和撩拨比之野蛮粗暴、孔武有力的侵犯更容易刺激女性的敏感地带,造成身心的双重打击。

  难以言喻的麻痒之感以阴道为中心迅速扩散至全身,强烈的刺激惹得洛施阵阵尖叫,拼命挣扎扭动身躯企图摆脱。但是柔软的舌头亦随着洛施身体的挣扎扭动而来回摆动,造成的触感更是大大加重了对于洛施下体的刺激,强烈的麻痒之感直钻洛施的心底,使她感到连气都喘不过来,简直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不……不……不要……呃……停下来……啊!!停下来啊!不要呃……不要!啊啊……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啊……住手啊……不……不要啊!求求你停下来!啊……咳咳……啊!”

  洛施双腿紧紧的向内夹住,想借此减轻下体的折磨,她歇斯底里的反抗着,双手竟然挣脱了虫王的束缚,慌忙向下体掩去。

  虫王迅速伸出数条触手,分别死死的缠绕住洛施的双手,然后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用触手死死的摁倒在地上。

  随后触手乱舞,将洛施的衣裙尽数撕碎扯烂。

  月光从山顶的洞口泻下,洛施赤裸光洁的身躯就如同寒玉一般,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如月色般古朴、神秘、又摄人心魄的迷人光泽。

  但是,在这完美无暇的酮体之上,却缠绕着十数根肉红色的触手,它们缠绕在洛施盈盈的手臂上、丰满的双乳上、纤细的蛮腰上、以及光洁的双腿上,触目惊心,任谁见到都不敢相信这幕情景会在现实中发生。

  此刻,极度的惊恐已经完全占据了洛施的身心,她不敢想象接下去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情。她的双手双脚皆被这恶心的触手所缠绕束缚,敏感的下体更是传来阵阵无比麻痒的感觉,她挣扎不得,只能嘶声裂肺的尖叫着。

  虫王的触手不断刺激着洛施的乳头、阴蒂、阴唇、阴道口等敏感部位,同时还骚弄着她的腋窝、双腰、会阴等柔软、容易产生酥痒之感的地带,不停的摧残着花季美少女的身心。

  很快,洛施的身体便做出了相应的正常反应,阴道内壁开始分泌出丝丝蜜液并逐渐汇聚着一条小泉,溢出阴道。

  虫王用触手将洛施整个人举了起来,扒开她的双腿,将头凑上洛施的下体,用口器吮吸着溢出的蜜液。这样一来,更加重了对洛施的刺激,蜜液一发不可收拾,越流越多。

  洛施在触手的捆绑缠绕下拼命挣扎,不断扭动身躯希望摆脱怪物对自己下体的侵犯,可是那些触手力大无比由韧性十足,被折腾了大半夜的洛施早已筋疲力尽、更是身心俱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恐怖的命运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此时身体产生的反应让洛施无比羞愧,她拼命紧缩下体的肌肉想要阻止蜜液的外流,但是身体深处产生的反应又岂是人为力量所能阻止的?在虫王强烈的刺激下,蜜液不但越流越多,而且自己的阴道内正在急剧一股酸麻的力道,就好像在憋尿一样,随时可能决堤而出,她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一阵一阵颤抖动。

  洛施深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妙龄17的花季少女,她的身体也渐渐开始感到需要,和其他很多少男少女一样,她也有过自慰的经历。但是她本身亦有对于高潮来临的不安以及羞涩的少女心怀,所以每次均点到即止,自慰的快感从未真正到来过。

  但是现在不一样,在此高潮来临之际,眼前这怪物相信绝不会罢手停工的。

  一想到这里,洛施更觉恐惧,不住地惊叫挣扎,扭腰闪躲,无奈的是身体的反应以越来越强烈,已到了决堤的临界点,她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和身体的力量来拼命抑制这一刻的到来。

  终于,在虫王反复不断的强烈刺激下,洛施再也抑制不住这股极欲冲破一切束缚的力量,下体中央门户大开,晶莹的淫水一股一股的喷涌而出,渐得虫王满脸都是。

  “啊——”洛施痛苦的哀嚎一声,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心中被无尽的痛苦、羞愤和绝望笼罩,没想到这个怪物连插都没插入自己的阴道,就以这种凌辱的方式夺走了少女最珍贵的首次高潮。

  虫王终于松开了它的触手,任由洛施躺在地上。

  洛施紧紧地将身体蜷成一团,一手护住双乳,另一手则挡住自己仍在溅射残液的下体,不住地娇喘,满脸泪痕,但是却掩盖不了因为高潮而红润面容,看了更使人为之心摄。

  此刻的洛施大脑一片空白,双眼惊恐的盯着虫王看。

  只见虫王身体微微颤抖了两下,随后突然从体后又钻出一根触手,比之先前的触手更为粗壮、更让人感到恶心。

  洛施本能的反应出这根恶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她大叫一声,再度手脚并用的向后爬去。

  可惜今晚发生的一切丝毫不会如她所愿。虫王的触手迅速缠住了洛施的脚踝,又将她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虫王整个身体扑倒在洛施的身上,一对前爪摁住了洛施的双手,然后用触手强行扒开洛施的双腿,而那条恶物则对准洛施的阴道口,猛地插了进去。

  “啊!!!!疼!!!!不!”

  猛烈地冲击一下子就将洛施的处女膜刺破,处子之血从双腿间滴落,疼得她一颗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

  恶物将洛施未经人事的狭窄阴道撑得满满的,开始一下一下进行抽插。由于之前已经到达过高潮,洛施的阴道相当湿润光滑,给虫王带来相当巨大的快感。虫王的每一次抽插都深入到洛施的花蕊中心,而洛施则不得不咬牙忍受着下体几乎被撕裂般的痛苦,只能从喉中发出阵阵呻吟。

  虫王的抽插时快时慢、时重时轻,恶物外壁与洛施阴道内壁的反复摩擦再次将洛施带到了高潮的边缘。

  随后,虫王进行自我调节,将抽插的力度、速度稳定下来,务求在洛施达到高潮的瞬间进行射精。

  很快,洛施抑制不住体内的再次喷发,在虫王生殖器的催动下再度达到高潮,而与此同时,虫王浆他的生殖器深深的刺入了洛施的花蕊中心,随后一阵剧烈的抖动,大量浓稠的精液被射入洛施的子宫深处,直至充满洛施的整个下体,溢出部分在体外。

  洛施惨叫一声,两眼一黑,昏死过去……等到洛施再次醒转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了。她发现自己依旧躺在自己家中的床上,而非那个恐怖的山洞,塌陷的地板也已经恢复了原状。如果不是浑身赤裸的身体和下体传来的胀痛,她一定会认为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洛施不敢去医院检查,也不敢告诉别人,更不敢报警。因为自己明星的身份,更因为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根本不会有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