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哥哥】


--

  一切都从16岁高二的那个暑假开始。

  龙哥今年26岁,比我哥还大上两岁,今年大二,个头中等,保留了在部队平头的习惯,再加上厚实的身板和黝黑的皮肤,让人一看就知道他身强体壮。但是与他的外表截然相反的是他的性格,至少从我见他第一面开始,就觉得他是个宽厚友善的男人。

  自嘲的笑了笑,我换了拖鞋向房间走去。

  就在我要推门的时候,突然想使个坏,打算吓成哥一跳,于是向门缝中望了进去,只看到成哥赤裸着上身躺在床上,他扬着头闭着眼睛,嘴巴大开着,两只铁杠似的胳膊伸向下身,胸肌高高的隆起在胸前,因为门缝较小,我看不清其他的部分。

  这并非我头一次看到成哥的身体,其实每天晚上我们都睡在同一张床上,但是这一次,成哥硕大健美的胸肌却深深的勾住了我的眼睛,那是一具完全成熟的男人的身体,虽然并不十分魁梧,但是肌肉紧绷有力,黝黑的皮肤下隐藏着无穷的力量,与我还显得淡薄的少年的身材相比,总让我无比惭愧。

  我突然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虽然,心里打了退堂鼓,但是双手却鬼使神差的将门轻轻的推开了一点。

  这一下成哥的大半个身子都展现在我面前,我禁不住打了颤。

  成哥竟然一丝不挂的抬起双脚大大的张开着,一只手缓慢的撸着两腿间直直挺立的小钢炮,另一只手不知道抓着什么东西在肛门处上下捣鼓着,鼻子中发出重重的喘息声。

  我所在的是个小城市,对性的话题处于保守状态,而我性开化的也比较晚,那个时候只是对性事有所耳闻,但都是写道听途说全不真切,半蒙半懂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至于手淫,更是只知其名,不知其意。

  头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全身的毛孔都喷发开来,这直观强烈的画面,让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了。

  正不知所措间,成哥突然坐起了身子,吓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他却并没有看我,而是跪在床边地上,撅起屁股,一只伸到身下档部,另一只手伸向后庭。

  这时我才清楚的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根大个的削光了皮的胡萝卜,只见他将胡萝卜慢慢的从肛门插入,伴随着胡萝卜一点一点的消失,他不断发出“嗯嗯”的声音。

  大概是手臂被压着很不舒服,成哥将身子向床外挪了挪,这正好让他的屁股脱离了我的视线,我的大脑已经停止了思维,除了眼中成哥的身体似乎再也感觉不到其他东西,左手又下意识的将门推大了一点,而门轴却极不配合的发出吱呀的响声。

  其实当时如果我屏住呼吸不动,成哥也未必会发觉,毕竟敞开的窗户外吹来的暖风和呼呼转动的风扇都有可能让门发出声响,而我当时却做贼心虚的跳了起来,砰砰几步重重的后退,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去。

  房间里穿来杂碎的声响,过了没多会,成哥打开了房门,他的绿色长裤和迷彩短袖已经整整齐齐的穿戴完毕,他的脸红得象熟过头的大柿子,黑红黑红的。

  “小齐……”他从牙缝里挤出我的名字。

  “……”我没做声响,实际上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脸恐怕不会比他少红到哪去。

  他极为局促的站在门口,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好久,他终于再次开口,并且缓步走了过来,他说:“你刚才……”他只说了三个字便停住了。

  我机械的点了点头,不敢看他。

  “其实……”他的声音细得怕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我没说话,紧张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当我看到他肌肉紧绷的脖子和微透湿汗的短袖胸部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下身难以自控的挺了起来,我别过身子掩饰自己的尴尬。

  他大概错误的理解了我的意思,迈进了几步坐在沙发上,说:“其实也没啥……我不知道咋讲……你别把我当坏人了。”他说完用手使劲的挠了挠头。

  而我也已经慢慢的从最初的不知所措中缓过神来,下身也安分的渐渐软了下去,我转过身子冲着他,心中突然有种特别想了解的冲动,我吭哧了半天,才红着脸开了口:“你刚才那是叫手淫?”我小声试探着问,却掩饰不住心中的急切。

  成哥马上就看出来了,他笑了起来,说:“差不多,不过也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我追问道,心里也放松了下来,觉得这也并不是件多么大不了的事,心里倒是充满了神秘的好奇。

  他再次用力挠了挠头,说:“就是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啊?”我不依不饶的追问。

  他的脸再次红了起来,说:“就是那个萝卜。”

  听他说完我心中隐约有了点概念,但是又全不真切,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

  那天后来我们没再提起下午的事情,成哥第二次展示了做菜的手艺,而且显然使上了十成的力气,做了好大一桌菜肴。

  晚上我们也象往常一样看看电视,只是气氛多少比较尴尬,时钟很快指向九点半,也到了该睡觉的时候,这许多天,我和成哥都是同床而眠。

  我也象往常一样先洗了个温水澡,只开着盏台灯背对门躺在床上。

  过了好半天,成哥才洗完了澡,我竖起耳朵,听着他在客厅里磨蹭了好长时间才进了屋,大概经过了一系列的思想斗争。

  我感觉床的另一边被压陷下去,然后他的一只胳膊越过我关掉了桌上的台灯,我一下子硬了起来。

  夜色扑面而来,我却丝毫没有睡意,无论睁开还是闭上眼睛,都会浮显出下午看到的画面,我在黑夜中瞪着窗帘透出的薄光,耳中风扇的声音被数倍的放大,我觉得全身的毛孔全部的神经都伸向成哥,小心的碰触着他的身体。

  过了不知道多久,半边身子已经几乎发麻,直到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才小心的翻过身,借着微光偷偷的注视成哥的脸,然后沿着他棱角分明的鼻骨向下游移,越过他宽厚的胸膛和圆圆的乳头一路向下,直到他有些宽松的内裤中包裹着的已被我发现的神秘。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那么大胆,竟然向他的胸膛伸出手去,在我的手指碰到他身体的瞬间,他的大手突然啪得一声打了过来,吓得我急忙抽回手去。

  成哥似乎也吓了一跳,睁开眼睛看着我:“我还以为是蚊子,你咋还没睡着?”

  “成哥……”我决定大胆的向他说明自己的想法,但是接下来的声音尤若蚊哼: “你教我手淫吧?!”

  成哥的眼睛瞪了起来,好半天才应过神来,然后他突然笑了起来,一只大手抓着我的脑袋轻轻晃了一下,说: “啥不好学,你。”

  我也笑着看着他。

  “好,起来。”他说着坐起了身。

  我也跟着坐了起来。

  “别动。”看着他的手伸向我的阴部,我下意识的用手护了一下,被他笑着喝止了。

  他轻轻的将我的硬棒从内裤边掏了出来,“不小啊。”

  他没吭声,盘腿坐好,将我坚硬的阴茎放在手心里,上上下下的开始慢慢揉搓,而我开始体验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我将双腿伸直分开,身体向后用双手撑住,紧紧得盯着成哥的动作。

  他忽然停了下来,爬下床走到窗边,在我的注视下将窗帘哗一声拉开,皎洁的月向瀑布般怦然唰的撒了进来,成哥线条分明的身材在月光的雕饰下宛如希腊雕像,他重新回到床上,动作轻而有力。

  他示意我抬起屁股,将我的内裤沿着双腿剥了下来,而我也清晰的看到他的下身立着,一颗毛茸茸的蛋蛋露出内裤边沿。

  我全身赤裸的展现在他面前,他再次开始玩弄我的阴茎,另一只手将我的阴囊拖住慢慢揉搓,我感到全身的毛孔都扩张了开来,我想像着成哥下午的样子,闭着眼睛扬起头,美妙的感觉一波波袭来。

  成哥的手离开了我的档部,我正奇怪间,温热湿滑的感觉从龟头传来,然后将整个阴茎包裹,我张开眼睛,惊异的看着成哥正伏下身体将我的整个阴茎吞在口中,吐出再吞下,他光洁的脊背反射着月光显得更加健美。

  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摸他的短发,感觉手掌中微扎的感觉,突然间一阵极为怪异的悸动由下身传来,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阴茎中一阵阵舒爽的感觉让它猛烈的跳动着,将一股股精液喷在还没来得及躲避的成哥脸上,他的身上、我的肚皮和床上被我喷得到处都是,足足喷了近十下才停。

  “还真是厉害。”成哥从厕所洗脸回来,一边用纸巾擦床单一边笑着说我。

  我向他的下身看去,他的阴茎还半硬着挂在档部,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突然出手一把将他的阴茎抓在手里,由于我出手完全不知力道,他被我弄得疼得缩了一下:“轻点轻点。“他叫着说。

  我连忙放松手掌,“我也要看你。”

  “下午不是都被你看完了,还看啥?”他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并没有将我的手推开。

  我于是双手齐上,将他的内裤拔开,一根毛茸茸的肉棒阅入眼帘,下边还挂着两颗同样毛茸茸的可爱圆球。

  我学着成哥的样子伏下身去,用嘴巴套弄他的阴茎,还没等他开始享受,我便觉得喉中恶心,连忙将阴茎吐了出去。

  “没事。”他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后背,捉着我的一只手握住他的阴茎,另一只手拖着他的阴囊,开始慢慢把玩。

  我从笨拙的由他把持到慢慢开始掌握,他将手放开,摆出我刚才的动作,鼻中发出轻哼。我示意他抬起屁股,将他的内裤慢慢褪到脚踝,看到那一团黑茸茸的家伙完全清晰的暴露在我面前,我刚刚射过的下身又硬了起来。

  成哥躺了下去,双膝曲起,任由我抚弄他的阴部,我贪婪的注视着他的每一寸肌肤,他隆起的胸部、筋肉分明的细腰和结实多毛的大腿,当我靠近他的老二准备再次尝试吮吸时,我想起了成哥的萝卜,然后我看向他的阴茎,立刻完全明白了过来。

  我一只手卖力的套弄他的阴茎,另一只手慢慢划向他的屁股,成哥也已经渐入佳境,他揉捏着自己的两粒深黑的乳头,身体微微弓起,让我得以抚摸到他的整片屁股,感受那丰满结实的筋肉,和密布的粗壮汗毛。

  我用中指试探性的扫过成哥的肛门,他随着我的碰触哼了一声,我心中窃喜,开始将全部精力集中向他的肛门。我将他洞口边缘的长毛仔细的分开,用手指轻轻的摩擦他那两片滑润光溜的小嫩肉,并用手指试探着向里轻轻刺探。

  那两片嫩唇一张一合,仿佛待哺的小鸟,吮吸我的手指,而且在我不断的摩擦下,一丝丝细密的液体从小穴中分泌出来,我用手指将蜜液沾起,将那两片嫩唇涂抹的光滑柔润。

  成哥只是紧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不断的发出呻吟。

  我轻轻的托起他的大腿,而他也顺从的将双腿抬高,将全部私密毫无保留的暴露给我,我的鸡巴顿时高亢着无法自持,我激动的一只手抓住他的脚踝,将他的腿向前压,另一只手将雄赳赳指向天花板的龟头按在成哥的洞口用力的前后摩擦。

  成哥的屁眼已经足够润滑,我没费什么功夫便将龟头插入,腰部用力一顶,感受着我的小炮将他原本紧闭的肛肠疏通开,狠狠的顶入深处,而成哥伴随着我的快速插入从喉咙里重重的“啊”了一声,身体僵直得向上弓了起来。

  快感已经让我无暇去理会成哥的阴茎,包裹龟头的热度和不知道何处跳动的肌肉成为激情的导火索,我的开始热情的抽插,看着男孩的骄傲进出着这个成年猛男的神秘区域,刺探隐私和身体的愉悦让我疯狂。

  成哥的屁眼象一张滚烫的小口,配合着我的节奏不断放松和收缩,吮吸着我的阴茎,我禁不住伏下身去亲吻他的双唇,他的双腿更大的岔开,双手向上抓住床头,我看着身下被自己操的四脚朝天的男人,前所未有的快乐感充斥着我的每根神经,对成哥屁股的每一下撞击都让他全身的肌肉为之抖动,我被占有一个健猛男人的满足感淹没了。

  突然间,成哥抓住我的屁股,伴随着我干他屁眼的节奏一下下推波助澜的撞向他的身体,口中也卖力的叫了起来:“哲,用力,快点,用力,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操……妈的操我……操死我……哲,快点操我的屁眼……用力操啊……操烂我啊……啊……“我突然感觉到胸口的一片片湿热,那两片原本温柔的吞吐着我的阴茎的小嫩肉突然紧缩起来,而我积累已久的精液也在同一时间释放了出来,我的身体几乎伸直,鸡巴象扳手一样插在成哥的屁眼里,将他的整个身体扛了起来,那对印着内裤白印的屁股向着天花板,被我插到尽头,精华绽放在成哥连自己也无法触及的部位。

  “你喜欢我哥?” 我们两人擦洗干净,我躺在床上问他。

  哲是我哥的名字。“嗯。”

  “他呢?”

  “……他喜欢女人。”过了半晌他答话。

  “你就挺象女人。”我说着笑嘻嘻的爬上他的身体。

  “小毛鬼,不老实,”他笑骂道,脸上却是羞涩的表情,他端详了我半天,突然说:“你跟你哥长得真象,老实说,刚才我一下子把你真当成他了。”

  “不许你把我当他。”我心里突然有点失落感,对哥前所未有的产生了浓浓的嫉妒。“成哥,我要你,我要你当我老婆,你喜欢我吧,我好好学习,考你们学校,我们就能在一起了。“成哥没再说话,把我抱进怀里,轻轻叹了口气。

  三天之后,成哥踏上了回家的火车,那三天中午,虽然我百般要求,成哥仍然没再让我进入他的身体,他上火车前,沉默了半晌低声对我说:“小齐,我真觉得对不起你。”